然而
第 1 頁, 共 1 頁
<心情故事>

然而

周慈美



人在患難困苦時,童年的情景常常會浮現腦際。

英國散文家卡萊爾出生在蘇格蘭南部的小村,生平遊蹤甚廣,可是他最愛說他能一生走正路,是因為他總記得母親說的一句話:「信靠上主,行事正直。」

能在很小的時候就信主的人有福了,因為他有很好的信仰根基。在患難之際,這看來簡單的事物,卻可以成為一個人突破困境的力量。

感謝神,讓我生長在周家。記得小時候,每天晚飯後便是家庭禮拜時間──由父母親輪流主持唱聖詩、讀聖經、禱告。在這種環境長大,周家是啟迪我、造就我、培養我成為基督徒的地方。如今他們均在天父家裡,更體會他們給我珍貴的遺產──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

我們基督徒,信仰再堅定,也總有軟弱的時候。有一位愛爾蘭作家牧師肯尼地說得好,基督的信仰可以用兩個字來包括,這就是「然而」。肯牧師寫到主耶穌的時候,他說:「祂向主祈求,汗滴血點,仍被釘十架。」

一九一六年在法國索謨河旁,歐洲戰爭爆發前夕,肯牧師在主聖餐時,一位長得又健康又英俊的英軍下士也來領取。三天後,索謨河的戰役已過去,肯牧師走進戰場,在一個砲彈炸成的穴裡,看見一具手足已殘缺的屍體,就是那位下士。誰能想到那位又健康又英俊的英軍下士,三天後已變成一個破碎的死屍?

基督徒的一生中總會有某些時刻,只能說:「然而我絕不會因此放棄我的信仰。」

一九九九年五月份,一場大病,幾乎讓我差點就從地球上消失了,當我醒來,左膝蓋以下失去力量,有一位醫生基至斷言:「往後的日子,恐怕得以輪椅代步了…」

家人、教會教友為我痛哭流涕的禱告,兩個月後,不良於行的左腳,已能柱杖而行。記得複診那天,不苟言笑的醫生,連連驚嘆著:「妳能走路啦?!妳能走路啦?!這真是奇蹟啊!這真是奇蹟啊!」還激動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眼睛睜得好大好大。在我最軟弱的時候,主愛我、救我,啊!能走路真好,謝謝主,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熄滅…。

住院期間,時常默念著詩篇二十三篇,主禱文來平穩驚嚇過度的心靈及疼痛。數次,在朦朧睡夢中,在清晨、在正午、在半夜裡,天父好像來過,我看見祂的衣裳垂下,遮滿病房…。我想起了一首詩:

上帝未曾應許天色常藍,

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

上帝未曾應許常晴無雨,

常樂無憂、常安無慮。

上帝未曾應許前途盡是平坦大道,

任意馳驅無需響導,

沒有山高嶺峻,沒有流湍山深。

但上帝確曾應許生活有力,

行路有亮光,做工得安息。

試煉中得恩勖,主臂同在,

無限的體恤,不息的愛。



誰能想到一向手腳靈活的我,從今而後,恐怕得拄杖而行了,那不會是一條易路,然而,我深信必有主旨,雖然我現在不明白。基督徒的一生中,總有某個時刻,我們只能說:「然而我絕不會因此放棄我的信仰。」此時此刻,我的心境正是如此。

相信有那麼一天,正如沈樹蓉長老在慰問卡所說的:「患難之後,是變相祝福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