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相處的藝術
第 1 頁, 共 2 頁
夫妻相處的藝術

蔡佩芬



鱈與鯰

上課時老師講了一個故事,他說美國有一些作魚業生意的商人,他們將在波士頓的活鱈魚運到西部灣區市場出售,他們發現由於長途旅程,使得鱈魚抵達西部時已經奄奄一息,這些商人非常聰明,他們靈機一動便決定放一些鱈魚的「自然敵人」(natural enemy)──魚到鱈魚池中,這個策略果然成功,結果鱈魚們因為異類敵人的為伍,果然一路上不敢掉以輕心,到了西岸時大夥兒都還是生龍活虎的。

對結了婚的夫妻來說,有時也會出現鱈魚與鯰魚搭配的情形,但是思想起來還是滿有神的恩典的,因為兩個性格、思想、背景、專業…都不相同的人,要一輩子在一起是件相當不容易的事,需要極多的愛心、信心與耐心。

有人喜歡拿阿拉斯加的蠔豬來比喻結婚之後夫妻彼此適應的景象,「每至嚴寒大雪紛飛之際,蠔豬們就會緊靠在一起取暖,身上的刺也跟著戳痛彼此的身體,可是一分開又冷得受不了,蠔豬們只好學習調整自己,彼此適應。」蠔豬們這種離開活不下去,相處又相刺的情況,不正是大部份婚姻的寫照嗎?



永遠在修路的雙向道

有人說一個美滿的婚姻好像是一條永遠在修路的雙向道(A good marriage is like a two-way street that is always under construction.)。我們在上婚姻輔導課時,師問了所有在場的夫妻一個問題,「你們夫妻有誰沒爭執過的?」只有一個乖乖牌的學生舉手, 老師立刻幽默地說:「你們是不是很少溝通?」學生也坦承他們夫妻是很少有「溝通」的情況,通常夫妻都不吵架並不表示他們關係很好,反而有可能是他們在溝通上永遠只是「單行道」,若是所謂的「溝通」只是一方發命令一方接聖旨的情況,這不是個可喜的現象。

「聽的藝術」又是夫妻溝通的主要成份,作丈夫的忙了一天,精疲力盡地回到家裡,就是想圖個清靜,好好看看報紙、電視,讓腦袋休息一番,那知道作太太的一天都沒跟「人」說過話,(當然在家罵孩子是不能算是「說過話」)這時候她的話匣子才剛打開,若是作丈夫已經開始嫌太太婆婆媽媽、嘮叨成性的話,那麼太太遲早要得自閉症,或者只有作個東家長西家短的長舌婦,甚或找個願意欣賞她的個性、話語的人。



水牛與蝴蝶

根據統計,女人與男人每天所要講的話,在字數(英文)有很大的不同,男人約兩萬五千字,女人約四萬字,而且使用語文的功用也不大相同,男人用之表達客觀事實與資料,女人還用來表達思想與情感。女人講話是很自然的,是像呼吸一樣的必須,但是男人就不太喜歡使用言語表達思想與情感,他們需要某種程度的訓練及勉強才願表達。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