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假文化,基督徒和教會
第 1 頁, 共 2 頁
度假文化,基督徒和教會

陳光易



(度假是一種文化)

菲力夫婦為了一償多年的願望,決定花上幾千元,帶上兩個孩子到科羅拉多州去度假。不過,出門不久,他們就發現他們多年積蓄的投資報酬率並不高。十幾歲大的志大在後車座位上沈迷於電動玩具,連頭都不抬,更不必說看一眼科州美麗的風光;而志二則是不斷發問:「到了沒有?我要下來!」如果下車吃午餐,兩個小孩不是嫌預備的餐太冷就是太熱。



如果他們抬頭看不見野生動物,就會追問:「不是說可以看到野生動物嗎?它們在哪?我們能不能呆在旅館裡看電視?」這種事對於許多攜兒帶女出遊的夫婦而言,應該是家常便飯。



馬大姐一想到長周末就頭疼。首先一家人總不能呆在家中過長周末,這不符合社會傳統。其次,不知道該上何處去度假。遠的去不了,近的,都去過了。一個周末下來,先生不滿,兒女理怨,更不用說度假前的各種準備和事後繁雜的收拾,度假對她而言比上班還累。



度假已成為北美文化之一。除非是為了工作,假若在長周末不出遊,日子簡直無法過,因為人們壓根兒就沒有在家過長周末的習慣。我的一位同事,在一個下雨的長週末,不聽勸阻,決定按照預定計畫去露營。結果是他一個人站在帳蓬裡,腳踩流水過了一夜,而其它家人則擠在車內。我問他既然知道下雨,為何還要出門?他的回答是:「如果不出門,我不知道在家要做什麼!」



(度假文化對基督徒靈命的衝擊)

如果說度假文化對信徒有衝擊,許多人會以為言過其實。但實際上,這種衝擊潛移默化式的,不知不覺中,基督徒的價值觀已在度假文化的侵蝕下,出現了一些變化。每個長周末,教會的出席人數至會減少百分之二十。因為許多人出遊去了。與嬰兒潮時期的父母輩不一樣的是,他們即使在長周末出遊,也盡可能在週日時尋找一間教堂做禮拜。如今這種現象卻是越來越少了,當一位基督徒在過長周末時,他是否還能保持他的靈命生活?出現了一個中空期。



我們試著用「度假」作為關鍵字在一個基督徒的新聞網站上搜尋文章,結果有上百篇文章出來。其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文章是探討度假與婚姻的關係;百分之十是對於父母與子女的問題,只有極少數的幾篇是探討靈命的。雖然每當信徒外出度假時都會以為身心的放鬆可以幫助靈命的提高。大自然的風光又可拉近家人之間的距離,和家人與上帝的距離。但實際上的效果有多好,完全得視事前的預備,畢竟靈命的提高並不是自然而然的事。

吉米以為他的度假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裡,靈命受到激勵。他是這樣做法:每一次度假前,他都要製定計畫,首先他要選定一個度假地方。因此他調整家人對度假的期望,比如他想去訪問歷史古蹟;他妻子想去夏威夷;小孩子想去海邊揀貝殼等等。他盡量選好一個滿足大家要求的地方,在出遊的每一天開始,都是先禱告,有一段靈修的時間。當孩子長大後,會進修一些聖經和神學的討論。雖然靈修和討論常常在開車的途中進行,孩子們發現在車中靈修有點困難,但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吉米的家,每一次度假,都會有一種得到了上帝給他們一個新禮物的感覺。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