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吃晚飯
第 1 頁, 共 2 頁
回家吃晚飯

吳淑玲



約在八0年代,台灣的電視掀起了一句廣告詞:「爸爸回家吃晚飯」,許多孩子聽了、看了之後,也都朗朗上口。但到底有多少父親會因為這樣的廣告而回家吃晚飯呢?



(陪孩子是母親天職?)

曾聽過一位弟兄分享,他提起一位在大學認識的美國宣教士,這位宣教士在年輕時,就放棄了待遇優渥的工作,隻身前往台灣走遍窮鄉僻壤,為的是傳揚上帝的愛。當他年老退休並定居加拿大時,依舊四處遊走探訪及關懷信主的弟兄姊妹。這天他們久別重逢,言談間,宣教士問他:「還有幾年小兒子上大學呢?」「四年!」「這四年裡,你對孩子有什麼計劃沒有?時間不多,要好好把握和珍惜父子相處時間!」宣教士語重心長,一語道破終日埋首於工作和事業的弟兄.。這位弟兄年輕時就經商,工作事業都擺第一。「家」由妻子照料,同時也有幫傭負責接送孩子上下課並看著學琴及練琴。到底自己的孩子真的需要什麼?他茫然不知,時光悄然一走,已是十二、三年了。這些年日,有多少時間是與孩子獨處,有多少時光是陪著孩子成長呢?

美國高中畢業的孩子上了大學,多半會離開家至他州或他縣學習獨立,很少會在家與父母親同住。在台灣或東南亞,或許孩子留在家中的時間較為長些,然而無論長與短,陪孩子成長的父親並不多見。有多少個父親能仔細道出:「我的孩子今年幾歲?上幾年級?喜歡些什麼?」這些問題可能比生意及事業上的數字更難回答。為什麼?因為陪孩子成長是「母親的天職」,「是幫傭的工作範疇」。



(父親只是物質提供者?)

教會裡,一位退休的長老常到台灣各地醫院做義工,關懷癌症末期的臨終病人。一次在安寧療養院裡,遇見一位鼻咽癌患者.。這位長老問他:「如果你可以再活一次,重新再來過,你第一件想做的事是什麼?」這位病患掏出身上的名片,名片上盡是某某企業的老闆,某某機構顧問等頭銜。他說:「我過去在生意上有成,使自己風光一時,曾一度迷失流連在風花雪月的場所,身邊不乏美女圍繞。因此,我的原配帶著唯一的兒子離我而去,到今天,這些女人一個個離開我,沒有一個肯留在我身邊照顧我.。如果你問我,要是我的生命可以再重頭來一次,那麼,我只要做個好父親、好丈夫。至於其他的金錢、事業、名利,我都不要!」這位朋友的臨終真言,使我深深體會聖經的傳道書說:「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在二章11節說:「我察看我手中所經營的一切事,和我勞碌所成的功,誰知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

在婚姻及家庭生活裡,現代摩登父親為妻兒做了些什麼事?是物質的供應和享受而已嗎?也許以「money maker」來形容或許也不為過。然而不單只是父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