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韻與我
第 1 頁, 共 2 頁
【音樂世界】

天韻與我

江林月嬌



當我初入教會,開始慕道時,也正是少女情竇初開的時期;對生命、對愛情、對誓約……都滿懷著好奇與嚮往。

風和愛

「輕風吹,過樹梢,樹葉兒呀片片搖,看不見,摸不著,風的存在人人知道。

媽媽的愛真正好,為兒為女忙到老,測不透,分析不了,愛的存在人人知道……」

天韻歌聲以溫馨曲調,傳送給聽樂者一股股愛的暖流。透過世上每一位媽媽對兒女愛的付出、甘心樂意的奉獻,訴說著創造宇宙的上帝,同時又是創造我生命的主,祂的存在與祂對我的愛,正如「風」一般,既看不見,又摸不著。

上帝的愛正像詩歌所說:

「不能看見,不能測透,認識 神,用心靈尋求,用心靈接受。

就好像風,就好像愛,當你親身有了體驗,自然不問存在不存在。」

看不見的時候

結婚兩個月後,旋及飛越太平洋,來到遙遠陌生的美國。隔年,聽見從小陪伴我、呵護我遊玩成長的大哥,得了末期的癌症。

異地他鄉的第一個中秋,我播放著二哥來美探望我時,送我的一捲音樂錄音帶。在英語的世界中,聽見以自己熟悉的語言唱的歌曲,總是會有心酸的感覺。當我沉浸在優美的旋律中,不意地,我開始被其中的歌詞所吸引:

「看不見的時候,主向我要信心;暴風雨的夜裡,主向我要歌聲……」磁帶播送出來的歌聲,像是強力的磁鐵般,緊吸住我的心、我的注意力、還有我整個人的情感。

那些日子,當我心中懷著想念、憂愁與恐懼時,我就讓「看不見的時候」這首詩歌陪伴著我。每一次聽歌總被那句:「我說,我說:主啊!我不會,你知道我心裡憂愁;我說:主啊!我不會,你知道我的憂愁。」激蕩著,心湖裡湧出強烈的對上帝的依賴與倚靠,灼熱的淚水也時常不聽使喚地淌流出。

處在中國留學生只有十幾個人的小團體中,除了我和外子與另一對夫婦外,全是單身。在照顧幼兒的歲月裡,倍感寂寞孤獨外,讓人更加氣餒的是,中國人的聚餐聚集,孩童是不受歡迎的。

窮留學生歲月加上與群眾隔離的生活,我的心常常習慣性地滑向黑暗的幽谷,耽溺於自艾自憐的情境,讓怨恨、苦毒將我全人團團包圍住。

因此,當歌聲唱到「被傷害的時候,主向我要饒恕;在孤單的曠野,主向我要得勝。」我驚奇著天韻寫詞作曲者的先知性,怎會如此確切地寫出我的心聲?它似乎「看見」了我內心的孤獨與痛苦。

從此,我喜愛上這首「看不見」的詩歌,天天隨著它在小小的留學生夫婦宿舍唱著。

溪邊的樹

當信主年日漸增漸長時,多少會背誦一些深受感動、深覺重要的經文。有機會聽到《溪邊的樹》此一專輯後,著實愛不釋手。

因為,我發現當我學會唱一首新詩歌時,也同時背熟了詩篇中的一段經句,對這樣拾取、珍藏上帝話語的方式,我真是欣喜莫名。

「他像一棵樹在溪水旁,按時結果子葉子不枯乾, 因他一切所行主要使他順利, 一切所行主要使他順利。 」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不喜愛愚昧人的行為。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