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心之旅
第 1 頁, 共 2 頁
【每月話題】讀書會

展心之旅

譚德儀



夜已深,從睡神掌心裡偷溜出來,悄悄潛入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他在《風雨天一閣》裡,描述自己第一次拜訪位於寧波的藏書樓天一閣之窘態。事逢造訪之前一夜,颱風襲來,暴雨如注,天一閣被一片汪洋團團圍住。當天,他頂著風雨、脫了鞋、挽褲管、赤腳涉水入書樓,猶如被上天逼迫、剝除斯文悠閒、不讓穿鞋、卑躬屈膝、哆哆嗦嗦地,要求以最虔誠的形貌,一探天一閣 (P182-183)。



初赴讀書會

那年,第一次啟程赴讀書會之約,一個風雨交加的早晨,帶著三個月大的寶寶,活像余所述,上天以風雨加嬰孩來考驗自己與會的心志。那時的心境,貼近余某訪書樓。

寂靜中,挑燈夜讀張伯笠的《逃離中國》,跟著他東躲西藏,心驚膽顫,於天寒地凍,人煙罕跡的西伯利亞樹林裡,他數次在絕望垂死邊緣,向上帝禱告,亦奇蹟地獲救。他逃離中國,失去親人,遇見上帝,覓得新生。

跟張逃過六四後,夜裡如小偷般捏手捏腳,鑽回溫暖舒適的被窩裡,若被另一伴指責不守宵禁,會感念他擔心自己睡眠不足,若又被小寶鬧醒時,會以幸福的微笑迎接他。忙得灰頭土臉時,亦能慶幸自己仍身強體健。活在太平盛世,唉嘆聲,變成奢侈品。

王安億在《我讀我看》中說:「在持有自己的經驗與結論的同時,善解並誠摯地去觀看別人的人生所得,看到人類無窮多的心靈景觀。」(P.10)



與書之旅

跟鑽石吧展心讀書會,一起讀哈金的《等待》、張伯笠的《逃離中國》、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魯迅的小說集、賽珍珠的《大地》、海明威的短篇小說選、廖輝英的《輾轉紅蓮》、張戎的《鴻》、張愛玲小說集、約翰史坦貝克的《忿怒的葡萄》、曾野綾子的《中年以後》、彭德修的《情緒傷害》、亨利‧克勞德的《過猶不及》、米奇‧艾爾邦的《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蓋瑞‧巧門的《愛之語》、史賓賽‧強生的《誰搬走了我的乳酪》、詩集等書。

閱讀一本書,如走一趟心靈之旅,戴上以自己的人生經驗與文化背景磨成之眼鏡,賞析作者經歷、背景及觀念之景點,映照出各樣色彩繽紛的生命圖像。我與書的旅遊,行進於沉寂中。

一月一次的讀書會,彷彿跟團遊覽,主領者,有如領隊,賞景前,先導覽作家背景、簡報書中時代背景、再評析作品。之後,大家自由分享或評論讀書心得,個人心靈悸動,如天上煙花,此起彼落,好不熱鬧。





吾民與大地

記得主領賽珍珠《大地》者,歷史系畢業,她邊翻開一疊厚厚的資料,邊說:「過去幾個月,我天天跟賽珍珠生活在一起…,她曾一度意志消沉,後來聽了徐志摩以獨特,又鏗鏘有聲之陜石腔英文,口譯泰戈爾的詩之演講,心裡被文學能量衝擊,遂觸動她寫了《大地》,林語堂讀完《大地》後,引發其寫了《吾國吾民》…。」

徐志摩英譯泰戈爾的詩,蘊釀出《大地》,《大地》牽引了《吾國吾民》,《大地》搭起西方與東方文化之橋樑,而讀書會主領《大地》者,盡心盡力闡述上列文學家間心靈互動的歷史相貌,賽小姐的風采宛若已活現在心間。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