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塔更亮了
第 1 頁, 共 3 頁
【每月話題】─門諾醫院

燈塔更亮了

圖文/李麗萍

東部的燈塔

從小我就是仰望著位於太平洋上的這座燈塔長大的,那高聳的白色燈塔,總是帶給我很多的想像,譬如:管理燈塔的人如何爬到最高的塔端?停靠的海鳥是不是在那裡築巢?上面有沒有吊床?棉花似的白雲是不是安放在塔裡?…

那些想像總可以讓我坐在海邊,消磨一個下午的時光。後來我沿著燈塔旁的海堤走著,走著,我發現了一間老舊但看似有點規模的建築物,有一些外國人穿梭在其間,打聽之下,得知這是一間由基督教所設立的醫院,叫「門諾醫院」,並且被稱為「東部的燈塔」。當時除了花蓮縣立醫院外,這所醫院還真是可以說是台灣東部屬一屬二的「現代化」醫院。

有時,我會站在這所醫院的門口沈思,想著「東部的燈塔」,和醫院後頭那個真正的燈塔兩者之間的關係,發覺它們都能給我一種安穩的感覺,讓我忍不住,喜歡摸一摸它們,生怕它們只是我的一種幻想。

後來,我移居台北,等北迴鐵路通車後,再回到花蓮去遊玩時,看著慈濟醫院的設立,門諾醫院反而顯得陳舊,矮矮小小的,如果不仔細看,和鐵路局的老舊宿舍也沒什麼兩樣,很難讓人有「現代化」的聯想。

現在,我移民美國,再回到花蓮去看,沒有想到門諾醫院真的「現代化」了,新蓋的大樓,更勝於慈濟醫院的規模,它的背後仍是可以看到位於太平洋上的那座燈塔,和這座被稱為「東部的燈塔」醫院相互輝映下,讓我覺得它更亮了!



父親給中國

  談起門諾醫院,就一定要談到薄氏父子,這對父子的故事,雖然早在1909年就開始,但真正被受惠者廣傳,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則是由門諾醫院所出版的《山高水長》一書中傳開的,因為文字的記載,大家才明白,這對父子如何將其一生貢獻給華人。

「門諾會」是基督教宗派裡的一支,為紀念宗教改革家門諾西門而命名。門諾會的信徒以耶穌基督為信仰對象,篤信聖經、崇尚和平、過簡樸生活,強調「為主服務」的人生。而薄清潔醫生,就是門諾會的一員,他在1909年帶著新婚的妻子馬利亞,回應上帝的呼召,放棄了醫師富裕的生活,甘心到動盪不安的中國傳教,首站就來到內地的河南開封,在中國變亂的政局下,他建立了三所教會、一所聖經學院及一所綜合醫院。

但是匱乏的環境下,薄清潔醫師的長子及次子都因瘟疫流行,先後早夭在中國的土地上。薄醫師和妻子也被侵佔中國的日軍以「間諜」的罪名監禁在集中營內,但他們在牢中仍是為上帝傳福音,薄醫師並在獄中寫了一本見證歷史的書─《在日本人手中》。被囚禁兩年後,薄醫師與妻子被日軍用換俘船載往印度釋放,他們才離開服事四十年的中國。





兒子給台灣

薄柔纜是薄清潔的么兒,也是唯一的兒子,他出生在中國的河北省,十五歲時才返回美國就學,在大學時被徵召入伍,並被指派至一所精神病院擔任勤務兵。退伍後,他本來計畫成為一名心理學教授,後來因回應呼召,決定步上父親的後塵,成為一名到異鄉宣教的傳教士。為此他改攻讀醫學院,以醫療傳道為一生的職志。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