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二虎
第 1 頁, 共 4 頁
【藝文天地】

一山二虎

李世宗



初識之時

「漢銘,我找像你這樣的助手很久了!」老金坦白對漢銘說。

老金組裏雖有十名組員,卻無真正可依賴的…阿里有勁沒腦,菲力心在外務,瑪莉衹顧打扮,一人一種料,各做各的怪。與他們相處,時而同舟共濟,時而警匪對恃;太接近,他們便逐漸鬆弛,太嚴肅,又不利工作推動,祇好若即若離。身為組長,其實內心孤寂,高處不勝寒。

漢銘濃密黑眉咄咄逼人,卻又隨時掛著淡淡微笑,滿臉誠懇親切,寬厚肩膀予人值得託付的感覺。他雖是總經理雷福介紹進入公司,卻不仗勢背景。漢銘是台灣來的移民第二代,認真勤奮。漢銘和老金合作愉快,且中文流利,能和老金談工作以外的事。

「啊?你也是基督徒?」某次閒談時,老金發現漢銘還是某教會英語部執事。此後,彼此話題更多更廣。老金漸將重要工作交給漢銘,忙時,要漢銘代表參加重要會議。工作之餘,老金和漢銘常一起打球、吃飯。有次,漢銘被老金邀請到他教會參加特會,注意到詩班裏的郁芬。郁芬是「詩班之花」,電腦工程師,雖有男友,卻不知心。漢銘有女友,但未深交。老金便權當介紹人。兩人相見恨晚,天作之合,順利迅速建立感情。一年後,訂婚了。



對峙相爭

漢銘訂婚後某天,公司開會,老金負責的惠克公司A 計劃須向雷福及經理貝克簡報進度。漢銘陳述老金使用的步驟及成果後,竟引用多方數據指出缺點,並提供其他可行方案,暗示老金做法效率不夠,弄得老金窘態畢露,而雷福及貝克卻頻頻讚許漢銘。漢銘雖言詞溫和,但運用「數字」來「說話」,其實是犀利評擊老金。

漢銘的行為有如晴天霹靂。會後良久,老金纔按住不滿,問漢銘:

「你的表現令我震驚…怎麼回事?」

「你忘了嗎?會前要跟你討論簡報內容,你說不必,全權交給我。」漢銘輕描淡寫。

「啊…」老金沒話可說。

當晚老金仔細思考,滿腹弧疑,深覺漢銘行為頗不合理。又想到漢銘自從訂婚後,時常心事沉重,對他似乎不再像以前那般熱絡…。

事隔一個月,老金須簡報B 計劃。老金心有警惕,便事先跟漢銘敲定簡報內容。不料,會議上漢銘不但沒照劇本演出,還評擊老金做法老舊。由於言之有理,老金又是灰頭土臉。雷福及貝克更加讚許漢銘,卻在會議中幾次投給老金輕蔑的眼光。

「這次…又是怎麼回事?」會後,老金怒火中燒,興師問罪。

「你不是常說,公司豉勵員工發揮,不要被主管限制嗎?」漢銘理直氣壯。老金氣得顫抖,卻又無法發作,漢銘表現無懈可擊,鋒芒畢露,已經掩埋老金了。老金把漢銘的兩次表現連起來,警覺漢銘對他的態度變了…。

不久,貝克找老金急著要C計劃資料,老金交不出,漢銘聽說後,立刻提供給貝克。之後,貝克對漢銘另眼相待,有事時,開始繞過老金直接找漢銘。而漢銘常越權做決定,說是貝克交待的。某晚,老金意外發現有些資料是惠克公司送來給老金,卻被漢銘扣押,難怪漢銘知道的比老金多。老金還發現漢銘有系統收集公司組織、管理方法資料,原來漢銘心機深沉,早有所謀。老金能做組長,衹因公司得依賴他知道的專業知識、公司運作,如果別人知道比他多,老金就沒價值了。如今,漢銘對組裏作業瞭若指掌,且屢次表現傑出,衹要上級點頭,老金職位就不保…。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