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揀選的生命
第 1 頁, 共 1 頁
【生活偶得】

蒙揀選的生命

江林月嬌



2004年2月20日,禮拜五下午2點19分收到《導向》現任編輯林向陽姐妹寄來電子郵件,主旨是前任總編輯史祈生師母已安息主懷了。

內心一陣絞痛,有病痛的折磨、有死亡的解脫、有上帝的恩典,這一切也都包含著緊接而來的眼淚。「人的生命是會死的」那一夜,我恍恍惚惚、喃喃自語著。



那些花是活的

2月22日,主日崇拜前,我坐在禮拜堂中安靜預備心敬拜主。

我凝視著講壇正中央的那盆鮮花。「那些花是活的。」我在丈夫耳中悄悄地說。

他的右手握緊我的左手,示意他明白。突然,我想起史祈生師母滌然女士。宛如講台中這盆敬拜主的鮮花,她的生命是璨爛的。那是一簇蒙園主揀選的花束。原本是長在後花園中,各式各樣花中的一小簇;只因園主愛這一簇,一刀剪下帶到禮拜堂中,插出了一盆美麗的盆景。

我的心忽然產生莫名的好奇,這些花是不是被連根挖取,將來還可以再栽回園內繼續生長?很快地,我知道我的假設是錯誤的;因為,這些花的擺放姿態是如此的柔美,如此的出色。那45度角柔弱的擺放,甚至是需要靠著一個針氈才能固定住的。喔!一盆頌讚上帝造物之美的盆栽,其中隱藏著許多的苦難。

這一小簇的花與現今仍舊生長在園中的其他花朵相比,生命期肯定是較短的。然而較長卻不蒙揀選,平日只有野兔光臨、飛鳥觀看、鄰人瞥見。說穿了,至終仍是凋謝枯萎、殆盡死亡。可這一盆身穿苦難、蒙愛、蒙揀選的,卻在這一段敬拜主日特別的時刻,擺放出最漂亮的姿態、綻放出最美麗的色彩、彰顯出生命之主最榮耀的光輝來。



蒙撿選的生命

倏然,我對會死的生命產生一股無比的敬畏,若果所有的生命都將歸於塵土,我是否能像那盆花一樣,在主的時刻表上,按著主的計劃,彰顯出祂造我這生命的目的。

近十幾年來,史牧師離去後獨身的滌然,罹患乳腺癌症。從《一場好哭》直至《癌戰》,其中經歷死訊的傷痛、精神的威脅、肉身的痛苦……她都一一將其當作人生的補羹吞食。

一場無怨恨、無苦毒的生命戲曲,其力量源頭是來自於上帝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應許與恩典。在苦難中,生命可以是喜樂的;在痛苦中,生命可以是燦爛的。

是的,這盆花是如此地與眾不同、她不僅是蒙揀選的,同時也是被分別為聖的;她的生命在園主手中割取的那一剎那,開始彰顯出她被造的目的,那就是榮耀生命之主的榮美。從此,短暫會死的生命顯得格外珍貴、病痛折人的苦難顯得微不足道。

滌然女士曾說:「我是一個牧者,看到昔日牧養的羊群走出去,並都在主裡成長,心中有說不出的滿足和欣慰。」

如今,祖母級作家史祈生師母已息了她自己在地上的勞苦,她曾作工的美好果效也隨著她直至永恆。她蒙揀選的生命見證,宛如一片雲彩圍繞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