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強人與母親
第 1 頁, 共 3 頁
【大千世界】

女強人與母親

──讀《世界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有感



珊珊





早聽說女作家張潔寫了個文章─《世界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記述她的母親。從題目就可感知張潔的心痛。據說小說寫得哀輓如泣,肝腸寸斷。以前瀏覽過片段,沒有通讀。近日朋友告訴我斯琴高娃主演的同名電影出了,提醒我看看,出於對斯琴高娃演技的欣賞,對女作家張潔的興致,也出於回應朋友的推薦,特找來看了。



在影片裏,我看到一個超負荷運轉的「女強人」;一個對家庭付出了太多,卻又積怨連連的「怨婦」。儘管斯琴高娃的演技無懈可擊,我仍懷疑,她演繹的形象是否就是原作原型

?是否得到主人公張潔的認可?為了「矯正」或「印證」我的感覺,為了更多地瞭解張潔的內心世界,我不得不重新閱讀她的同名小說。



無可否認,張潔愛她的母親。在感情世界裏,她小心敏感地捕捉著母女間情感交流的細

節;在生活中,至少是在母親最後的日子裏,她盡心盡力地醫護、陪伴、孝順、伺候在母親左右。在小說裏,可以看到更多她行為背後的「內心註腳」,以及她的自責和懺悔:一個事業有成、內外奔波的女兒長期以來對母親的忽視;在母親最後極度衰弱的情況下,為了她能「長壽」給了她極大的精神壓力,強迫她鍛練。她呼喚人們把握今生,珍惜親情。



影片的主人公「柯姨」是個藝術形象,可以理解,她來自千千萬萬或任意一個生活原形,以避開影射張潔之嫌。透過柯姨這個形象,我強烈感覺到一個「女強人」生命中的悲哀,因那生命透露出的是一顆忙碌又苦澀的心,那顆心在惶恐和悔恨中自我蹂躪,時而躁動不安,時而又冷漠麻木。





悲哀之一:終於認輸了

悲哀之一,「永遠成功」的自我感覺,柯姨在母親離世的剎那,終於認輸了。她感歎:「這一輩子我想做的事,沒有一件做不成功。唯有這一件,我失敗了,我敗給了媽,敗給了命,我不可戰勝命,也不可戰勝上帝。」強者的悲哀就在於,他將過去無往不勝的成功都記在個人的功勞簿上,以為憑著個人奮鬥,可以戰勝一切對手。豈不知,今次的對手是「命」是「上帝」。

當她把母親的生命也當作「攻克」的目標時,可憐的母親成了她手中的「實驗品」,可惜,她失敗了。假如母親僥倖又多活了若干年,或許她真會認為,她可以「永遠成功」,可以掌控母親的生命。那將是她悲哀中的更大悲哀!因為母親的離世終於讓她認清:人的有限、人的無助、人的無奈,人對生命的無知,人非生命的主宰,不能掌控生命的最後時刻。

其實,人只有認識生命的主宰──上帝,才能真正認識自己。在上帝面前認輸是人生最重要的必修課。柯姨的悲哀在於只信自己,不信上帝。「信自己」在上帝的眼裏正是人的驕

傲,是遺傳了亞當、夏娃吃禁果,欲「如神般聰明」的罪。而今,罪已演化成「無神境界的聰明」。柯姨作為一個作家,終日思考、寫作,可謂人類靈魂的「聰慧人」,而這聰慧卻蒙住了可看見上帝的眼睛,沒有思考、接受上帝的啟示,以致沒有機會給母親帶來真正的生命祝福,也會失去在天家母女永遠相聚的機會。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