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受難記」影片二三問
第 1 頁, 共 3 頁
【信息分享】

「基督受難記」影片二三問

董文芳



梅爾吉勃森自製自編自導的「基督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創下令人驚異的票房,已成為電影史上的一個里程碑;除了賣座紀錄之外,這兩個多月以來,不管基督徒非基督徒、媒體還是一般大眾,話題焦點都在圍繞著這個好萊塢製造出來的第一部福音影片打轉。



耶穌說的是甚麼語言?

就一部非英語發音的「外語」片來說,「基督受難記」的確跌破許多看不慣字幕的老美的眼鏡,全片所使用的既非希臘文,也不是希伯來文,而是被認為幾近絕蹟的亞蘭文。事實上,在芝加哥有近十萬伊拉克、敘利亞、巴基斯坦、埃及裔移民,他們的母語正是亞蘭文,這批亞述人的後裔在看這部片時是不需藉助字幕的,亞蘭文歷經了數十世紀的動盪變遷,逐漸為世人所遺忘,如今多虧有「基督受難記」,再度引起了廣泛的關切。



撒但手中的醜陋嬰孩代表甚麼?

多數看過「基督受難記」的人都對片中的驚悚鏡頭不寒而慄,因而佩服梅爾吉勃森純熟的象徵主義手法。絕大多數都對片中「撒但」一角懷有不少疑問,尤其是在耶穌遭鞭笞時,「撒但」手中抱著醜陋嬰兒的一幕。由於各方討論的熱烈程度,有人就透過電影公關去請教原創者梅爾吉勃森。

在被問及為何他將撒但描繪成一個半陰半陽的人物,梅爾吉勃森回答:「我相信魔鬼撒但真實存在,但不認為牠會常以噴火恐龍一般的形象出現,牠很聰明,經常魅惑人,牠看起來幾近正常甚至不錯──但其實不然,這就是我希望在片中傳達出的。扮演撒但的女演員五官勻稱,甚至稱得上美麗,但不盡然,我們將她的眉毛剃光,還有我都以慢動作鏡頭來拍她,這樣觀眾可以看出她不眨眼──這一點就不尋常,耶穌在客西馬尼禱告的一幕中,我們為演撒但的女演員配的是男聲…,這就是撒但的本質,將原本好的事物加以扭曲。」

至於牠手中的醜陋嬰孩又是怎麼一回事?「同樣地,又是惡扭曲了善,還有甚麼比母親與嬰孩更溫柔美好的畫面?但觀眾在影片中看到的是一個不男不女的角色手中抱著看來像四十歲的『嬰兒』,背上還有毛髮,很詭異很嚇人,就像同一場景中羅馬兵丁將耶穌翻過來繼續鞭笞他的胸膛,同樣地叫人難以招架。」



青少年或兒童適合看嗎?

這是許多基督徒家長的問題,然而,眾說紛紜。有人以為,在傳媒電玩中長大的年輕一代對暴力血腥鏡頭早習以為常,與其任其浸淫在「魔戒三部曲」的魔幻世界,不如帶他們去看「基督受難記」。也有牧者在回答這個問題時採取符合電影分級的原則,也就是說,在家長陪同下,青少年還是可以觀看。



然而,芝加哥太陽報的影評權威羅傑艾柏稱「基督受難記」是他所看過最暴力的影片,他說:「假如在十字架上的不是耶穌,那麼電檢協會可能會將之歸為NC-17(十七歲以下者不可進場),就不只是R級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