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只存在基督教中嗎?
第 1 頁, 共 3 頁
【好書共享】

神只存在基督教中嗎?

──我看《深河》

譚德儀



第一次,跟著一群日本遊客,走訪印度佛教勝地。領隊江波曾在印度留學四年,主修印度哲學,以帶團打工為生。團員中以長者居多:喪偶不久的磯邊,悔恨自己過去一直以工作為目標,極少花心思關懷妻子,欲前往印度探尋轉世的妻子;年輕時已離婚的美津子,大學讀法文系,想到印度找一個被自己玩弄過、後來當神父的大津;曾在緬甸參戰的退役榮民木口,要到佛教寺廟替陣亡之敵我雙方做法事;童話作家沼田想參觀野鳥保護區;新婚三條夫婦,到印度蜜月旅行;攝影師三條,欲偷拍恆河火葬場的屍體以成名;至於我嘛!朝聖動機為何呢?



擺渡的人

嚴格說來,自己未曾嚮往踏上印度朝聖之旅。二十多年住台灣,有不少機會途經大小寺廟,但卻顯少涉足其中。一來不習慣廟裡所散發香火味,且心裡有些懼怕廟宇內,陰森幽暗氣氛,再加上中學時,接受基督信仰,彷彿如電影《海上鋼琴師》(Legend1900)裡的鋼琴師,出生在船上,一輩子在船上當鋼琴師,從未離開過船半步,從未聽過海浪聲,因害怕面對陌生陸地生活,最後選擇與船共存亡。踏上基督愛之船後,會不會因著不熟悉、擔憂、或害怕面對基督救恩船外的信仰世界,一如鋼琴師般,便聽不見恆河水流聲,更觸及不到它的脈動。

透過閱讀遠藤周作的《深河》,它像一座橋,搭建在基督、佛教、印度教世界之間,藉著一批日本遊客朝聖印度佛教勝地,帶出不同文化信仰者間之對談和觀照,它引動自己過橋,走向他端,探索各宗教間之景觀。《深河》,如一位擺渡者,和著潺潺波動,往返此岸與彼岸間,道出各色各樣人沉重心聲,它觸動自己隨行,欲傾聽曾往來二岸者之故事。



善惡並存

《深河》裡有一個臉如月餅、微胖、憨厚、土裡土氣、笨拙、善良的大津,受母親影響,自幼接受天主教信仰。他一生都是個常招排斥的人物。小時候,常被人捉弄,在大學裡,遭女同學美津子玩弄感情,在痛苦中,決定到法國里昂天主教學校當神學生,因他提出善惡並存說法,被修道會認為有異端傾向,又指出神在猶太教、佛教信徒、印度教信徒中,而被批評有泛神論思想,繼而轉往印度,與印度教徒同住,常到恆河火葬場,搬運單身貧窮流浪漢屍體至恆河。最後,為擋住遺族,毆打偷拍屍體的三條,反遭喪命。



神在何處

大津為了減少無神論者美津子對自己開口神、閉口神所產生的反感,他用「洋蔥」一詞代稱神。大津說:「神擁有各種臉,神在歐洲教會,也在猶太教、佛教信徒、印度教信徒中。」他的神學思想不僅讓修道會很困擾,同時對我內心中已存在的「洋蔥」形象提出了一個挑戰:一切信仰,是殊途同歸嗎?如甘地所述,從不同的道路,聚集到同一地點嗎?到底基督、佛、與印度教之間的關聯為何?

正在思想各宗教間之關係當而,你對我提出類似的問題:「神只存在基督教中嗎?那佛教、回教、或印度教呢?大家都說對方是異端,那誰是誰非呢?」



神秘經驗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