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聯想
第 1 頁, 共 3 頁
【生活偶得】

海的聯想

劉帝傑



要愛慕一事物、一個人,並不是因為可以駕馭他們,來滿足自己。當一天能認識其可畏可懼之處、甚至可以反過來擺佈自己時,而仍能接受他們,此愛才是全面,深具包容性,與持久性。

酷愛與欠缺

今天,面對大海,隨著潮湧,心中也在波動…愛它?懼它?你對大海的感覺又是如何?自小居於海旁,曾酷愛大海,一直不明白,為何《聖經》預言在天堂不再有大海,說:「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啟示錄廿一1)

在香港島北角長大,每天乘渡輪往九龍對岸上中學及大學,在維多利亞海,綠波飄蕩,完成不少閱讀及功課。課餘空暇,在碼頭海旁,看浪花激蕩,釣魚嬉戲,渡過不少歡樂時光。週末假期,到海灘暢泳,載浮載沉,不亦樂乎。如有抑鬱,夜閑人靜,獨觀大海,讓波濤沖走心中不快。

青年時升學到美國東部賓省,陸地遼闊,卻無大海,生活頓覺欠缺了寬宏與動感。婚後舉家移居美國西部華盛頓州,湖海到處,海灘離家只十分鐘車程,與女兒們海旁弄潮戲浪,似重回故友懷抱。

遠觀與近觀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筆者一次在水中遇溺,弄得驚恐萬分死去活來。另一次在中國國內河流游泳,水勢突然轉急洶湧,險象環生,這大大改變對湖海觀點。

那深夜,乘通宵船由北歐荷蘭橫渡北海到英國,水勢急遽不定,船身顛簸搖撼。孤身走到甲板看過究竟,自己好像進入黑漆滄海,四周有激浪波濤,知道身下是不能立足的深淵,感到各方似有噬人大魚游動。上望天海一色混沌一片,無山勢依據方向。只要滔天大浪一滾,船身一翻,吾生可即完結。

那夜,令我恍然體會大自然的深邃雄渾霸力,與及人的渺小可憐。整夜警覺難眠,翌晨起來,欣慶生命尚存,能平安踏回陸地。這就如遠觀叢林,感青蔥怡人;但自己一次在旁晚留連其中,高樹重重包圍,驚怕迷失去路。又如隔山遠觀雲霧,煙霞變幻,叫人著迷;但自己與朋友登山進入其中,卻叫人撲索迷離,縱使手持地圖與指南針,但根本看不到地勢路標,方寸盡失。亦好像遠觀俊男美女,風采翩翩,謙和有禮,令人欽羨;但接近交往,可會是虛有其表,霸氣十足。

為何遠觀與近觀有如此大差別?多因人的視野陝隘,一廂情願,未了解大自然及其生物的內藏霸力。

阻隔與冒險

在古代,大海提供天然保障,不易受外敵入侵。然而優勢亦可成為缺陷,大海正是擴張的阻隔。他們對大海,大都既愛亦懼。海濱民族沒有農作耕地,缺乏布帛五穀,激發其拓展海外野心

。若你天天眺望大海,必希望有天,突破阻隔,闖往彼岸,看過究竟,大展權腳。

歷史分析家錢穆說:「海濱地帶…深苦其阻害,於是而遂有強烈之戰勝與克服欲。」如中國上海、福建、廣東沿海文化,流動進取,多則重商業外貿。數戰勝欲者,則島國日本人、北海維京人是典型例子。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