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體檢報告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李道宏





在教會六十週年堂慶的日子,牧師該說什麼勉勵的話?

我跟教會同歲。也許,曾為醫生的我,就從自己剛完成的體檢說起吧!



‧體重

「你有點超重,看來,日子過得不錯吧?」醫生笑著說,拍拍自己的肚皮。

「我知道,我知道!近來缺少運動。」這話其實有點不盡不實。

隨著年齡的增加,新陳代謝減慢,美味的東西也吃太多,再加上衣料品質不如前,所以褲子要年年買新的。

任何生命或組織,久而久之稍不經意地就會累積體重──也包括無形的專屬文化。有歷史的公司一定會有既定的管理模式和傳統,教會亦不例外。

我們教會也和某些六十歲的人一樣,缺少了活潑、動力和創造力──士氣與靈命都處於退化狀態。

我們是否不再嘗試新事工來引人聚會?是否不屑用新科技聯絡弟兄姐妹?在不斷變化的社會中,我們還是堅持以往的作法來表示我們沒有被世界同化?更不妙的是,我們是不是已經有了「關節炎」,筋骨不靈活,甚至已經動彈不得?──把持著「太困難」和「不可能」的態度!

我們需要聖靈的復興!



‧視力

體檢的一部分是檢查視力。醫生看了我的瞳孔之後,皺皺眉頭。

「怎麼了?」我問。

「你晚上開車有問題嗎?開始有白內障了!」他點點頭說。

「哦,我以為我只需要配新眼鏡。」我驚訝地回答。

一般人的視力出了問題,很少是驟然出現,而是逐漸地經過一段日子後,才被發現。教會也是如此失去異象的!開始時,我們只是較多關心聚會的運作和會友的需要,但慢慢地就開始對附近社區中失落的靈魂視而不見。《啟示錄》裡的老底嘉教會也有眼疾,令他們只看到自己擁有優良的設備,豐厚的儲備,座無虛席的禮堂,卻完全察覺不到自己貧乏的靈命光景。

「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啟三17-18)

什麼是我們需要的眼藥呢?求主光照我們,使我們能看得清楚、看得遠,更重要是看見祂的心意與作為。



‧聽力

再回來說我的體檢。

「當您聽到聲音時,請立刻按鈕一下!」護士指示我。

隔了一回,我忍不住問:「你到底有沒有播放聲音?」

「先生,你有高頻率的聽力損失!這個年紀,百分之二十五有這樣的問題。」她安慰我。

教會也會有這樣聽力損失的情況?或許,我們會強辯說:「我們怎麼會聽不到呢?」

我們是否對年輕一代的聲音和建議充耳不聞?是否已與新一代脫鉤?這真是最糟糕的狀況!但願,我們都能聽見信徒的哀聲,靈命垂危的呻吟!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天天聽到上帝的微聲。



‧心臟

體檢的最後一部分,也是我最擔心的一環。

在跑步機上,我的胸口連接好幾條心電圖電線,跑帶的速度開始加快,我也被動地加快步伐。我知道,他們是在觀察我的心臟機能,血管是否有堵塞,有沒有缺氧的情況等等。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