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名字的新經歷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李道宏



一九五七年,蘇聯成功發射「史普尼克一號」(Sputnik 1)。這是只有一個籃球般大小的世界第一顆人造衛星,也由此開始了美蘇太空軍備競賽;同年,美國南方動員民兵阻止黑人念中學;我們這個城市的機場正式使用。

那時,這裡的華人大多數是一九二○年代來自廣東的移民,以說台山話居多,大多是在墨西哥人區賣雜貨,店面就是他們的住家。一位美國牧師看準華人家長終日忙著生意,七日無休,會願意讓孩子到佈道所,得著託管又能學習英語,那一年,美國牧師駕駛一部老舊校車接送華人孩子到教會上主日學,這就是我們教會的開始。



從興旺到式微

有專家說,每個教會都會有一段活潑成長期。有三十年之久,我們是這城唯一的華人教會,蒙神的恩典,在首位和第二位牧者忠心服事下,讓許多華人得著認識神的機會。

七○年代末,因著大批東南亞移民和學生來到本地,我們開始了粵語堂,教會人數不斷增加,探訪和接送長幼到教會,成了教會的特色。人數增多,自然需要更大的聚會場地,那時,購堂的奉獻非常踴躍,讓教會能有加蓋的室內籃球場和交誼廳,甚至還有一個商業型的大廚房,這是北美華人教會中極少有的。

然而,就如同人進入中年般,教會也進入增長平緩的階段。稍不經意,一些慣有作法變成了傳統,會友逐漸安於現狀,失去了從前的蓬勃朝氣,沒有異象的同時也缺少了作工的動力。

教會在上世紀末至本世紀初,因著兩件事讓教會受了虧損。

第一,接連有牧者離開,隨之帶來兩次分裂。每一次分手,當事人就帶一批人離開教會,留下的也感到受傷,靈性低沉,事奉者也減少。

第二,自八○年代起,來自中國的學人劇增,教會雖然位處大學附近,卻從來沒有學生事工,也沒有看見向學生傳福音的急迫性。教會堅持以英語和粵語為主,錯失了服事講普通話的新禾場。

當然,這樣的評估未免過於簡單,但是當一個教會停止向外傳福音,只是關心自身需要時,我們面臨的就不單單是老化,更是使燈台不再照在人前了!

五十週年之後是教會的低谷。人數劇減、預算裁減,龐大的建築物只剩下主日崇拜聚會時的微弱歌聲。



如何繼續經歷神的復興

感謝讚美主,過去五年,神開始奇妙的復興,先是來了一批又一批在婚姻上經歷傷痛的人(那時教會領袖們擔心,我們是否成了「罪人」的教會),我們開始學習如何「以主耶穌釘痕的雙手,接納憂傷的靈魂」,曾經是空洞的大廚房,開始烹調中國東北的美食,服事的同工就在那裡包水餃,也包紮人心靈的傷口。我們沒有舉辦由名講員主講的佈道會,但是,每一次教會舉辦包水餃,神就加給我們一個新近來本地的家庭。

幾乎要停辦的兒童主日學,因著教會接觸來自緬甸的難民孩童而大大復興;星期五晚上的青少年聚會,也成為教會最多參加者的聚會。

一些學者觀察,教會都有生命週期(Life cycle of a church)。身為牧師,我不敢說我們是起死回生,可是,我們實實在在是從暮氣沉沉回到鬥志昂揚、滿有使命感。這確實是神的恩典,讓弟兄姐妹再次肯定神沒有把燈台從原處挪去,神的祝福與眼目一直沒有離開教會,祂還要使用我們來關心婚姻破碎者和社區裡的難民。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