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前田懸崖上的英雄(下)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吳蔓玲



戰火中的平安

曾接受戴斯蒙德‧道斯(Desmond T. Doss)救護的一位士兵說,道斯在戰場上十分冷靜,他的冷靜安慰了他們。在戰場上救人有一個不言明的規矩,就是總要先救助受傷輕者,提高存活率,但是道斯總是不管眼前的人受傷有多嚴重,只要活著有一口氣,一律救治。甚至,他的同袍在日軍身上也看到美軍的紗布,猜想是道斯做的。道斯堅持救治理由是,每個人都有親人等著他回家。

道斯曾分享一事件,發生在加入戰爭初期。某天,他從戰場上救了二位士兵,一個是腿中槍,另一個腸子都流出來。一般情況,醫務兵會先救前者,因為傷得輕,但他先救後者,死馬當活馬醫。他把那人的腸子塞回去,再用紗布塞住,把他扛到安全區,再回去把另一位腿中槍者揹回去。隔兩天,他去戰地醫院探問傷者狀況,期待可能聽到前者死亡的消息,但醫官告訴他,前者開刀後結果不錯(聽說那人還活到七十多歲),但後者死亡。他說怎麼可能呢?醫官回答,可能的解釋是後者被嚇死的。這個事件更是讓他定意,無論傷勢狀況如何,一律都要救。

我總認為戰友口中他的那份冷靜,是從他內心有基督作主而散發出的平安。不過在戰場上,他的心並不是平靜如鏡,而是痛苦地一再面對死亡。他曾提到一位猶太人裔戰友賀博‧雪希特(Herb Schechter)。每回前線有傷兵需要幫助,他總是志願和道斯一起去,因為他是預定論者(predestination),相信人生死有命。雪希特是在雷伊泰灣戰役救傷時,被日本狙擊手擊中頭部死亡。他的死亡對道斯打擊很大。

然而,細思雪希特在戰場上不顧自身危險救人,正是信念影響行為的好例子。當我們面對危難而心生懼怕時,不妨自問:「我信的是什麼?」這也許是澄清我們信仰,助我們攀上信心高峰的好時機。

不過,道斯的勇敢並不是基於預定論的信念。有人問他在戰場上有過絲毫害怕嗎?他的回答,很有意思。他指出照聖經說,孝順父母可以在世長壽,而他一向孝順父母,並且沒有做任何違背神心意的事,所以他確信自己一定可以活著回去,只是頂多可能會受傷。道斯的勇敢和內心深不可測的平安,乃是基於他對上帝話語的信任。他的確長壽,活到87歲。

   

安息日上戰場

在他前田懸崖英勇救助事件後沒幾天,美軍決定要發動最終攻擊,因為拉鋸戰太久,不能再拖下去。但是,那一天恰逢安息日,而道斯是他們中隊惟一的醫務兵。他的長官詢問他,是否願意一起上戰場?他答應,但是要求要禱告讀經完再去。

他們的直屬長官都同意,就這樣大家等他讀完聖經,才發動攻擊。他的同袍們都不反對,事實上能晚上戰場十分鐘都是好的。那天戰事猛烈,而他們的確拿下前田懸崖,而道斯不但救護自己中隊,連隔壁中隊的人也都救護。

有人認為他這天上戰場是妥協信仰,其實不是。他回答:「安息日的意義是救人,不是宗教規條。」還記得兩千年前,救主耶穌不是說得很清楚,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可二27上),並且祂不也在安息日醫治趕鬼(參:可一21-28, 29-31;約五5-19, 九4-16)嗎?道斯正是效法耶穌榜樣。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