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差異的記號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DEBBIE CHEN PICHLER 鍾佳怡譯



我和我的研究生專注地看著影片中圓嘟嘟的六歲小男孩,用手語比出關於蜘蛛的故事。在他向耳聾成人比美國手語(ASL)的同時,也輕聲地說著英文。

我的學生暫停影片,說:「你看,每次他用英文說『這』的時候,同時會做一個小小的指示點。看起來很像他發明了一個ASL的定冠詞。」

我們觀察的這雙語孩子,是一位Coda,這個詞是指耳聾父母所生的耳聰孩子。我的研究是追蹤Coda學步兒,看他們成長,並研究他們童年早期的語言技能如何發展和改變。我們研究的Coda從小就使用ASL,在學步階段已能流暢地用手語和耳聾的父母溝通。但隨著這些孩子越來越大,和說英文的人接觸變多後,他們的ASL就改變了。

最容易注意到的是,他們會在比手語的同時說話或輕語,把英文字詞的文法順序模式套用到ASL中。許多孩子似乎也覺得,必須要用一個英文字來對應一個ASL手勢,但這很困難,因為ASL和英文的字彙是有區別的。所以我們研究的Coda發明了一些策略,來融合他們的兩種語言,重新建構兩者的文法,以便更能配合。於是,產生了一種和「純正」ASL很不同的手語,是明顯受到英文的影響,並讓耳聾者的群體無法苟同。

耳聾的家長會有所顧慮,並對他們Coda孩子的ASL與其他耳聾家庭的耳聾孩子不同,而隱隱感到內疚。我們對他們說,雖然對兩群孩子來說,ASL都是母語,但對Coda孩子來說,ASL也是一種傳承的語言。

傳承語言使用者,從小在家中學習一種少數語言,但隨後主要使用主流語言。由於家中使用的(傳承)語言只是有限的輸入,因此他們使用這種語言的能力發展,就比不上其他母語使用者。Coda孩子接觸到ASL的程度比起相對應的耳聾孩子來說,實在少得太多,而取得口語英文的容易度又高出太多。因此他們的ASL發展會與耳聾的同儕相異。

我們認為,分歧不是失敗,只是不同路徑的成功。

作為研究員及語言學家,我為Coda孩子的語言創新驚嘆不已:他們能夠修改兩種語言:口說、手語的文法元素。用一種可行的新結構把兩者交織一起,而且還是在他們學會綁鞋帶之前!這種創新的修改,反映出神給人豐富奇妙的語言能力。這也讓我深信,這些年幼的Coda孩子,已經把ASL的文法內化到,是我這個以ASL為第二語言的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法達到的。

我和研究生發現,即使在最像英文的Coda手語裡,ASL文法的影響仍根深蒂固。我們也注意到,若傳承語言使用者之後決定重新學習、或積極地練習這個語言,他們比起第二語言學習者有絕對優勢。我們向家長保證:「ASL已經在你的Coda孩子裡生根了;也許看起來和你的預期不同,但你已經成功地把這個語言傳承給孩子了。」



決心傳承語言

每次我和耳聾的家長說這些話時,都覺得像是在對自己說的。我相信神帶我進到這個研究領域,是因為我也很難接受傳承語言發展上產生的歧異。我用對我來說很珍貴的語言──台語,養育我的孩子,並希望他們說的台語能和我的一樣。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