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上帝造我們是有「性能」的人類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DANIEL D. LEE 賀安慈譯



「爹地,我有陰道,你有陰莖,我是女孩,你是男孩。」

不記得是我哪個女兒曾這樣說過,若不是第二個,就是第三個;但我想是第二個,因她向來調皮,可能是她兩、三歲時說的。那時我坐在沙發上休息,想著自己的事,她來到我身邊,說出「陰道」和「陰莖」這兩個詞。

我感到有些尷尬,立刻轉了話題:「妳說得沒錯。跟媽咪玩得還好嗎?」

她繼續說:「陰道,外陰,陰莖。」

要跟她說「我實在不希望這成為妳經常使用的字彙」頗為困難,於是我說:「寶貝,或許說隱私部位就行了,好嗎?」

好似猛獅遇到弱小的羚羊,她逮到機會捉弄我,所以又跑又笑地大叫:「外陰!外陰!外陰!」

我喃喃自語:「上帝啊,叫她停下來吧!」

其實,那時我是大聲叫了起來。我知道該跟誰生氣,誰要對這小女孩的語言負責,於是找到妻子,用自以為義的態度審問她為何容許此事發生,我們的小寶貝女兒是從哪兒學到這些成人字眼?

她的回答令我印象深刻:「孩子們需要知道她們身體部位的恰當字眼,那些都是正確的解剖學名稱。她們是女孩,為了她們的安全,我們需要教導她們身體部位的名稱,並且知道什麼是可以觸摸,什麼是不可以觸摸的。」

身為父親的我,需要跳出在聽到性部位時有「怪怪」的感覺──好似女兒們應該為她們的身體感到羞愧似的。她們能夠對自己的身體,包括性部位,感到自在,將會越來越重要,且會在她們長大成熟時幫助她們。

這可不是我所期待的!但妻子是對的。為何我對這些本來就不猥褻,而是正確的名稱感到「怪怪的」呢?深入想去,我對我們有「性能」的身體是什麼感覺呢?我對上帝造我們是有「性能」的感覺和信念是什麼?我可以用自己有性能的身體與上帝連結嗎?當然,我在教會聽過好多關於情慾和貞潔的教導,但那跟明白我們被造是有性本能的,不是同一回事;上帝創造我們為有性能的人類,並看它是好的。



對有性能身體的雙重打擊

長久以來,教會不只拒絕或抑制淫亂,也拒絕或抑制人類的性能。早期教會時代,非正統的運動,如諾斯底主義、摩尼主義、馬吉安主義,都難以明瞭上帝所造的物質世界和身體是美好的。他們受到希臘禁慾哲學的影響,扭曲地認為人的身體是不道德、獸性的監獄,只有死亡去天堂時,我們才終於從中解脫。事實上,相信我們將來像靈一樣飄遊在天堂是很容易的,然而聖經卻清楚地肯定我們的身體要復活──就像耶穌從死裡復活,會走、會吃一樣。

初代教會嚴重地受這些扭曲福音運動影響,認為性行為最好只不過是人生必要的無奈,最壞則是罪惡的可怕源頭。循此脈絡,一個「真正屬靈人」必須守獨身,而結婚的人則被認為是上帝國度的二等公民。

甚至在婚姻中,性生活也是壓抑的。舉例來說,中世紀時代歐洲的教會有一條長長的清單,註明哪些日子不可有性生活,其中包括大齋節、基督降臨節、聖靈降臨節週、禮拜日、禮拜三、禮拜五、禮拜六等等。教會肯定性生活主要的功能就是繁衍後代,是責任和工作,而不是為了歡愉。經過新教改教時期、1960年代的性革命、以至當前的色情大爆炸,獨身和婚姻的定位已經歷了翻轉。然而,性的無處不在,其中更多是濫交,並沒有道出更健康地對身體性能的肯定。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