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美經驗看北美下一代信仰的可能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劉曉亭牧師



移民教會的未來,長久以來都是令人頭痛的話題。

只不過,由於移民潮已過,所以多數台灣,甚至大陸基督徒,都未能將更多注意力放在這個議題上。

殊不知,在教會歷史上,宣教與移民息息相關。從舊約開始,神要在地上建立一個天上的國度,就是從呼召亞伯拉罕移民開始。而舊約最偉大的領袖摩西與新約最有影響力的使徒保羅,都有雙重身分。摩西學了埃及一切專業,同時也由身兼奶媽的以色列母親撫養長大;保羅既是真猶太人,也具有羅馬公民身分,熟悉羅馬高等教育與社會習俗。

可見,上帝總是在不同時代,從當代最強大的國家中揀選許多「信二代」(信仰第二代或第三代),建造天上的國度,但以理又是一例。

在此原則下,北美第二代的信仰未來確實令人期待。



北美下一代的信仰優勢

其實,北美基督徒的第二代與第三代的優異表現有目共睹,不但長春藤名校的畢業生到處皆是,而且個個身懷絕技,都是從小學音樂或是諸般技藝,可以說是允文允武。奇蹟打入NBA的林書豪就是代表人物,既是哈佛高材生,又從小學小提琴,還在NBA闖出「林來瘋」。

這樣的例子絕非特例。筆者這二年巡迴北美各州,聽聞無數華人子弟的傑出故事,這些華人子弟幾乎都在北美社會闖出一番名堂,在各行各業盡顯菁英。

這番成就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早期的華人移民主要有二類,一類是奮力求生,一類是精英派遣。

不管哪一種,經濟條件普遍不好,所以勤奮知足,而且非常重視家庭與子女教育,其中有許多更是基因良好,文武雙全,最重要的是,基督徒比例很高,在海外信主的比比皆是。顯然,上帝對這批華人子弟一定有著特殊的託付與計畫。

當年的移民者不會料到今日的中美關係與國際局勢,他們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的下一代會成為中美關係的關鍵橋樑以及普世宣教的最佳推手。北美下一代基督徒的優勢就在於「學了埃及與羅馬的一切知識」。

在華人重視學業的背景之下,第二代以及之後的子弟在課業上確實名列前茅,大量在律師、醫師、會計師、建築師、教師等舉足輕重的領域,不然就是在藝術與音樂上令人刮目相看。

他們最大的優勢,除了能力過人之外,還有品格高尚與信仰虔誠,這批人幾乎從小在教會長大,他們的教會生活甚至遠超原居地的同齡子弟。當台灣孩子焦頭爛額地投入補習之際,這批北美青年卻沉浸在異鄉教會親密的肢體生活之中。

他們除了具有多種語言能力,更要緊的是,他們熟悉華人文化,雖然被戲稱為「香蕉族」,外頭是黃種人,卻因從小在北美長大而有著內在白人思維。他們同時浸泡在二種文化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北美華人下一代確實已經影響了全球華人教會,「讚美之泉」歷久不衰就是典型例證。



北美下一代的信仰危機

既是這樣,北美華人教會應該前途燦爛才對。但若從「教會增長」來看,真相卻令人沮喪。

筆者這二年走遍美國各州的華人教會,所到之處,盡是滿眼荒涼,不但教會人數大不如昔,而且嚴重老化,又找不到傳道人。從傳統教會眼光來說,面對「人少,又老,無牧者」這三個無解的死結,前途只能說一片黯淡。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