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兒童主日學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子英



我十幾歲信主領洗,之後師母就派我教兒童主日學。那時教會初建立,人數稀少,兒童才幾位。我一向喜歡小孩,就欣然答應。雖然態度認真,只是上課時,仍發現能力不足。因缺少教學的訓練和經驗,講課常常結結巴巴,急得直冒汗。心想一個屬靈的嬰孩,如何能承擔這重任?因著主的憐憫,教會人數逐漸加多,服事的人也增多,我才從這職務退下來,覺得對孩子們非常虧欠。

幾年後在台北TS神學院就讀,週末到新生南路一間大教會教導合班的兒童,當時的學識還是粗淺,基於責任感與愛孩子的心,上課總是精神弈奕,全力以赴。班上有來自各型各類、各行業和階層家庭的孩子,作為老師就學習公平對待,讓孩子感受到愛。

有次下課後,我與一個臉髒兮兮流著鼻涕的稚齡孩子對談,知道他父母忙於工作,把他放在家中,他是一個人走來教堂的。我就牽著他的小手陪他回家,為他洗臉。囑咐他不准再出門,求主保守他平安。

又有次,與學生的家長溝通,談話時家長笑呵呵地對我說:「啊!原來就是妳!原來就是妳!」她說她五歲的女兒上了我的課後,在家裡說話開始帶著南部腔,家人不明白原因,與我交通才知個中因由。我為不能以北部腔教學而深以為憾,卻為學生能操用我的鄉音而心存敬畏,原來教師對一個孩子的影響這麼大。但願在我身上顯出主的榮形,能成為學生效法學習的榜樣。



抱起小羊,母羊就跟著來

上「兒童佈道法」時,第一堂課老師就強調兒童工作的重要。她講述牧人與羊群互動的故事:有個牧人要為羊群更換草原,引牠們到水草豐足的草地,但母羊不肯移動腳步。牧人使力的前拉後推,甚至以草糧相誘,母羊仍然無動於衷。牧人只好把小羊抱起往前走,頓時,母羊就乖乖地跟著牧人走了。老師說,要帶大人信主並非易事,若先把孩童引到主面前,孩子的父母就會跟著來。

她也說,教師必須在週二就開始備課,提早備課才有足夠的時間思考與代禱,並把一週的見聞融入課題內,使教學內容豐富,生動有趣。這一番話增強了我的使命感,調整了我的教學方針。我知道我不只是到教會向孩子說聖經故事;不是來填補空缺,更不是來哄孩子。我是奉主的差遣來塑造神國度的人才。因此,我把學生的名字寫在出席本內,更把他們的名字抄在我個人的住址簿上,以備日後記念他們,為他們代禱,使他們成為神國度的精兵,造福人群。

大學時,週末有空檔就與同學組隊,在學校附近的住宅區,向孩童傳福音。住宅旁有座地方廟,廟前有一寬敞可遮日又避雨的長廊。當長廊上有孩子聚集時,我們就向他們講聖經故事,教他們唱詩歌。孩子不在長廊時,我們就挨家挨戶地探訪。在一個雨後的週末,同工們來不了,我一人獨往,走訪許多家庭。應著需要,先督導孩子做功課,然後把孩子背到長廊上,會畢又把孩子一個個背回家。期望這些孩子及他們全家都蒙恩得救,被神使用。



創意教學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