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在屬靈的家中成長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約帖





有形的教會,就是一群實際生活在一起的基督徒。信靠基督耶穌而成為神兒女的人,相聚在同一個地理位置,彼此負擔屬靈的牧養責任,向周遭展開屬天國的影響力,包括傳揚福音、醫治病人、釋放被鬼附的、幫助貧窮的,是彰顯神的愛、同在與權能的群體。他們甚至影響社會諸多層面,像光與鹽;……有著不同恩賜、個性,被神召聚在一起,成為像家人一般,學習遵行聖經的真理,彼此相愛、互相鼓勵、互相成全。(蕭祥修著,《21世紀教會藍圖》)



醫治與受傷

我信主十八年。慕道時,曾到台北懷恩堂參加禱告會。有次,牧者呼召要人作接受耶穌的決志禱告,我很感動,卻躊躇不前。接著,牧者又呼召為有需要的人禱告,我走到台前,牧者一開口禱告說:「你的心有重擔,對愛有深深的渴望。」我的眼淚就撲簌簌地掉下來。他的禱告擊中了我的心,我想,一個素昧平生的人怎能說出藏在我心深處的渴望及真實。那是我對聖靈的初次體驗。

之後,我開始到教會參加主日崇拜。某個主日,在那美麗的教堂禮拜氛圍中,聖靈光照,腦海中閃過一幕幕如電影般,那些我曾經自以為義,如今卻看出是自己的錯的往事。我眼淚直流,在師母的帶領下認罪悔改,決志讓主耶穌引導我的一生,不久便決定受洗。一個孩子的成長是藉著家庭;成為上帝的兒女之後,教會這屬靈的家庭,也讓我們生命成長,學習彼此相愛。

然而,神所設立的教會也是蒙恩的罪人相聚的地方,我們會面對不完全的人所帶來的傷害。信主不久,我參加醫治釋放課程,課程教導要檢視自己是靈裡的問題或是精神疾病。課程後,有人建議我去看精神科醫師,所以我獨自去醫院精神科看診,醫生診斷我有憂鬱症及精神分裂。我服藥一年多之後,轉換到專門進行內在醫治的教會,牧者說不需要用藥,只要讀經禱告及醫治釋放就可以康復,我深信不疑,在沒有跟醫師討論下,就停藥了。

起初,復原情況不錯,但不知為何,我開始臉部扭曲、失語。因無法勝任工作,我被資遣失業了。當時,那位牧者的家庭也面臨考驗,他們的孩子離開信仰,牧者夫婦很沮喪影響服事,加上牧者團隊對於服事的觀念不一致,身為小羊的我,不知道該聽誰的。

停藥又失業期間,我很絕望,很想放棄自己,常有傷害自己的舉動。還好,教會有位女傳道遇到我時,常常拉著我的手一起禱告,讓我知道我在痛苦深淵之中,仍有小天使關心我、在意我。



我的支持後盾

後來我回到台中,上帝為我預備很棒的教會──台中忠孝路長老教會。我在這個教會穩定成長,聚會十多年,不僅失語症得醫治,也經歷牧者所說:「教會的功能就像家庭、學校、醫院、軍隊。」

小組聚會時,我們一起唱詩、禱告、讀經,分享工作、家庭或人際上的難處,彼此代禱。有時姐妹之間也會透過愛的擁抱來表達關心,這是原生家庭中不曾經歷的,而透過屬靈的家也轉化了我的原生家庭相處模式。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