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當說的話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吳玲姬





信主之初,每當教會有重大議題要決定但大家意見分歧時,我總迷惑。

都知道要禱告尋求,要順服主的帶領,但神的時間不是我們能控制的,到最後關頭還是沒給答案怎麼辦?各人照自己的判斷投票,這樣算神掌權嗎?禱告到大家都同意,有時效性的議題如何處理?議題作罷,不能作罷怎麼辦?



操練等候的功課

去年,第一次經歷到「等候神」的實際。在一個我自覺不配作決定的議題上,一直禱告求神彰顯祂的旨意。等候到開會前一分鐘,其他兄姐陸續就座時,一個清楚的意念進來,有了答案。事後雖有許多紛紛擾擾,但我心全然平安。

最近又面對一個議題,觀點和大部分兄姐不同;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太持守所看重的,會不會導致沒有辦法與大家同心,反成了教會前進的攔阻?兄姐們的觀點也都有道理啊。再次轉向神尋求祂的旨意,專心親近祂、等候祂。兩節經文帶領我走過許多尋求的日子:「凡等候耶和華,心裡尋求祂的,耶和華必施恩給他。人仰望耶和華,靜默等候祂的救恩,這原是好的。」(耶利米哀歌三25-26)

決議的日子近了,一直沒有答案。當天早上,翻開靈修經文:

標題:主啊!給我話語;讀經:詩篇四十六篇1-11節;經文:「你們被交的時候,不要思慮怎樣說話,或說甚麼話。到那時候,必賜給你們當說的話;因為不是你們自己說的,乃是你們父的靈在你們裡頭說的。」(太十19-20)

靈裡向神俯伏,感謝祂賜下應許堅固我,幫助我存著盼望,操練等候的功課。

主日崇拜結束了,沒有答案;午餐過去了,沒有;開會前安靜等候,沒有;開會了,議題一項一項過去,沒有;到最後一個議題,選票分下來,眼看必須交出去了,仍然沒有。手上拿著選票,告訴神這是你的教會,我不敢自己決定,不敢做主,圈是或圈非,也不敢不圈作廢票。

感謝主,那時一位弟兄提議應該禱告。更深進入靈裡求主潔淨,讓我可以聽到祂的聲音。就在最後一分鐘,一句話進來了:「話語可以被犧牲嗎?」

輕輕的一句話,恩慈中帶著些許責備,充滿我整個思維空間。多年來自以為對神的話語有深沉的負擔,原來竟是如此不珍惜!心疼至珍至寶的主話語被輕忽,眼淚奪眶而出無法自己。同時由胸口延到喉嚨處有一股力量在激盪,心跳砰砰作響,劇烈到我無法控制,幾乎要哭出聲來。神同在如此真實,祂的大能我承受不了,又不知道如何回應,勉強忍住,默默地投了主的一票。



話語可以被犧牲嗎?

那天受極大激動,到夜晚躺在床上還一直反覆思想。那一票事實上對議題本身沒什麼影響,並且神絕對可以掌管選票的結果,可以是100%對0%,也可以50%對50%。我在求一個簡單的答案,Yes or No,但全智的神使用這件事要對付我妥協的惡心。如果任憑我在環境壓力下輕忽神的託付,容讓自己的軟弱坐大,則我自以為的信只是在自欺,終要歸於虛空,以後無用,不過丟在火裡燒了。是神大憐憫,帶領我再次經歷祂的信實,祂的引領,堅固我的腳步不至滑跌。「話語可以被犧牲嗎?」感謝主的警戒,要作我一生持守的信念,不再疑惑,一生珍藏。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