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送禮物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王韻





今年的夏末秋初在服事上遇到了幾件始料未及的狀況,好似艷陽高照的午後天空,突然起了變化。太陽躲進雲裡,大地起了涼風,掀起了秋日的涼意。但一通夜裡的電話,一個簡單的邀約卻溫暖了我們夫婦的心,意外地參加了夫妻營會。

在重溫婚禮的晚宴上,聽到外子當眾誦念情書,讓我感動、驚訝,濕了眼眶……頓時,先前服事上的挫折感蒸發了,像秋陽的溫暖滿溢其間。

* * *

這個禮拜是感恩節,除了過節,還有個「黑色星期五Black Friday」的大血拼日(Shopping Day),為下個月將到的聖誕購物送禮。店家不惜成本的賤價出售,但是到今日似乎演變成了──露宿店口,一早搶購商品的社會怪象。

節期到了,「收禮物,送禮物」原本應是件美事。孩提時,最喜歡收到意外的小獎品、小禮物,也喜歡給別人驚喜。但漸漸長大後,收送禮物似乎像加了墨水的牛奶,不再是單純、誠意,卻滲入了自私、貪婪的動機,叫收禮物的人驚慌害怕,像是接到燙手山芋,不知禮物背後真正的目的動機為何?除了怕收禮物,送禮也成重擔。曾經遇到過這麼個「給法」:一位朋友到你家和你談天說地好不快樂,在他離去後發現了一包東西,像是要送給你的禮物,又像是忘了帶走的物品?詢問後,對方才不好意思的說,是想送給你們的啦!現代人「送禮物」送得好沉重,好緊張呀!

除此之外,買禮物的費財費時,似乎也是一般人(特別是華人)嫌麻煩的原因之一。每到過年節就有個深刻印象……某某阿姨送來禮物,弟弟高興的說:「快打開來看是甚麼?」媽媽拆了包裝,看到了精美的巧克力餅乾禮盒。姊姊眼中閃著亮光:「哇!好棒啊!是我最喜歡吃的巧克力點心!」「啪」一聲,媽媽打下了姊姊想開盒子的手,厲聲道:「不准碰!明天還要去拜訪姑媽,正好可以轉送給她。小孩子不懂事,你知道禮物一份有多貴嗎!家裡可不是開銀行的。」過節吃糖的歡樂隨著疼痛的手背消失無蹤,換來的是大人對現實生活的無奈與冷酷。

* * *

從以前參加過的課程中得知:愛的方式被歸類成幾種「愛的語言」,其中一種「竟是」──送禮物。我在想這對以禮物來表達愛的人,是多麼不公平,因為送禮物似乎是最容易被社會化的表達方式,也最容易招人誤解。曾經心中難過的向神禱告,在如此這般的社會風氣中,連主內信徒都遭波及,我要如何以送禮物來做為愛的分享,繼續學習手心向下的操練呢?

神奇妙地讓我聯想到一本書叫《記憶傳承人》(The Giver),其中描述了一個人造的「烏托邦」,把世界上一切的負面思想、情感和歷史全都除去。整個社區裡,只有一個人擁有人類過去所有歷史及喜怒哀樂的感覺。若希望恢復成一個正常的、有血肉情感的社會,這位記憶傳承人就需要自我犧牲,來換回全社區的記憶感受。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