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約會
第 1 頁, 共 2 頁
【生活偶得】

早晨的約會



譚德儀



盛夏的清晨,窗外樹上傳來麻雀、烏鴉、藍坚鳥、知更鳥們參差不齊的合唱聲,啁啁啾揪,微風吹來沁透著涼意。

一想到早晨的約會,立時將附著於全身的瞌睡蟲,刷的一聲,瀟瀟灑灑的甩落一地。這就是有「約會」的魅力,它為這一天的開始,點燃了一股新鮮和冒險的熱情。



追趕跑跳蹦

我與孩子們要去赴約的地方,其實離家裡車距約為七分鐘,但我們已從郊區開往山區小徑,沿路二旁橡樹成蔭,車子在山林間馳騁,我的心已徜徉於藍天和綠芽裡。把車停在山腳下,我有如母鴨帶著小鴨群,魚貫歨行至一棟小房舍前,繞過屋後,順著山路的自然弧度,左彎右拐,上坡下坡,遠遠暼見那棟八角形建築,坐落大橡樹下,它們六個站在屋裡面,整整齊齊,一個緊挨著一個,成一字型排開來,朝我們走來的路上,引頸企盼,那股專注神情,挺勾人心弦。

十三歲的瑋兒一瞧見它們,一個健歨飛奔向門口,我看見它們六個也爭先恐後地跑向大門的方向,狀似牛郎織女會。他小心奕奕的推開大門,它們熱情的蜂擁而至,緊緊圍繞在他身旁,他弓著身體,溫柔的撫摸它們,看他對它們的體貼,我彷彿看見一個疼愛孩子的爹,如果以後他能那樣待老婆,嫁給他,該會幸福的。

十一歲的榮兒一進門,就愛逗它們玩追、趕、跑、跳、蹦,惹得它們四處逃竄,滿場亂跑,他是個俏皮、恢諧、有趣的孩子,看他與它們互動的淘氣勁,就能想像出他以後會跟自己的孩子打成一片,如果將來他惹老婆生氣時,他大概會故意裝模作樣來逗她開心,搞得她哭笑不得。



孵不出來的母雞蛋

美國朋友雪莉舉家出城去新罕布夏州二週,我們主動答應她,會幫她照顧六隻母雞。 她覺得很不好意思把餵雞的重任委託給我們。每次赴約前,我們會充滿好奇的猜測:今天雞媽媽們準備了幾份禮物送我們? 離開它們家時,我們從未空手而歸,總有禮物可拿,好玩的是,有時是一份、有時是三份、最多時是四份。這使得我們每次赴約時,又多增加了一層探索猜測之神秘期待,也為那天頻增許多樂趣。

第一次孩子們從蛋巢裡,撿起四顆顏色大小不一的蛋時,老大興奮的提議,要親自孵小雞,養在後院裡。我看他們那股熱情勁,不忍澆他們冷水,便一起商量孵蛋計畫。我們找了一個紙鞋盒,裡頭舖上一塊毛巾,將四只蛋輕輕擺入,再用「五十瓦」足光桌燈覆照於上。

隔了一天一夜後,我們謹慎的檢視雞蛋的狀況,我拾起一只蛋,天阿,那顆蛋全身發燙,我心裡大呼不妙,趕緊閉了光源,讓那些發燒的蛋得以降溫。没料到,那四只可愛的小雞蛋,早已被我烤成熟蛋了。

爾後,雪莉告訴我,那些「母雞們」下的蛋,根本不會孵成小雞。孵蛋事件讓我驚覺,自己是個把頭埋在生物課本裡,死讀書長大的城市孩子。也許自然課本裡早已陳述了公雞、母雞、與雞蛋的關係,我卻仍幼稚的以為每一只蛋均能變成雞。不是常聽人說到雞生蛋,蛋生雞嗎?原來,我對「孵蛋」這個看似簡單不過的事情,只停留在「無知」的層次上,而我卻渾然無知於自己的無知。母雞們和她們的雞蛋,替我重修了一堂活生生的自然課。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