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千萬痛,吾往矣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李世宗





2013年10月27日起,我和妻自美回台兩週短宣。因是人生第一次短宣,特地寫日記,記下短宣前後過程。行前突遇身體困難幾乎取消返台。從時間來看,我認為並非巧合,而是屬靈爭戰。以下節錄日記中有關部分,分享爭戰中的掙扎以及經歷神的真實。



※ ※ ※

10月7 日:月初開始,連續發生奇怪、不順的事,感覺受到撒但攪擾,與短宣有關。我對妻說:「爭戰已經開始。」

11日:三叉神經痛突然復發,上次疼痛歷時二週,痊癒後已八個月未痛。

13日:神經痛突然加劇,臉上放電頻繁。「天下第一痛」這回來勢洶洶,遠比上次痛。要將這疼痛用來榮耀神,見證神的恩典,無論如何也要去宣教。

15日:講電話時,邊講英文邊痛,口齒不清。對方被我搞糊塗,問我:「Do you speak English? (你講英文嗎?)」令我覺得羞恥。醫生換了強藥,仍無濟於事,卻整日昏沉、走路歪斜。太陽穴持續抽痛,洗臉、刷牙、喝水都像刑罰,甚至走路震動都痛。吃飯像是額頭插了把刀,為了活命再痛也得吃。但過程都痛,得邊吃邊抱著頭,叫做「抱頭痛吃」!如此下去,宣教可能喊停。

18日:換新醫生,認為我的病,藥治不了,只能開刀,要我開始進行開刀之事,不准我上飛機。但我決定,無論如何發展,將憑信心上飛機。已換過三種藥,針灸也做了,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全看神。我總預感,踏上飛機那一刻,神經痛就立刻好了!

19日:講話不敢用力,免得牽動神經,聲音有如貓叫。什麼都不能做,幾乎成了廢人。就要回台了,桂賢說:「你這樣子,要讓很多人難過。」我回說:「我這樣子,要叫很多人看笑話。」我信的不是萬軍之耶和華、全能的神嗎?怎麼我如此狼狽回到家鄉?親人朋友雖拜假神,不比我強多了嗎?我……怎麼傳福音?今晚,另一幕景象浮現腦中:神經痛沒好!憑信心上飛機的結果是:到臺灣後,親朋、教會看到的是我一張哭喪的臉,納悶我回台灣做什麼?今天突然想到,攻擊我的不是撒但,而是上帝!上帝根本就厭惡我這個人,不屑我服事衪,正攔阻我上飛機!晚餐時,妻看我沒動飯菜,問我:「中午也沒吃吧?」我說:「我咬一口,就有一把刀橫切額頭,我會吃嗎?這疼痛,我確定是上帝對我的懲罰!」寫完此段是晚上9點28分。



※ ※ ※

我極度灰心沮喪,把電腦轉到CNN,隨便看新聞。卻看到報導一位美國福音電台主持人,他追求信仰,嘗試各種方式包括到靈恩派教會聚會,卻感覺不到上帝,深覺苦惱。後來,明白原來是因他是自閉症患者,而神愛自閉症患者,才找到上帝,之後專注於幫助自閉症患者。看CNN幾十年,頭一次見CNN網站首頁顯著位置在報導宗教新聞,且是採訪無知名度的人,很希奇。當我看到報導的標題:「被診斷出自閉症之前,他都以為上帝在懲罰他」,我的呼吸幾乎凍結,睜眼盯住「懲罰」二字!我看到文中說,當他找不上帝時,教會朋友認為他拒絕了神,但他卻覺得他被神拒絕了。他所說「被神拒絕」……不就是我說的「上帝根本就厭惡我這個人」嗎?雖然他的故事和我的情形不同,但我知道神在向我說話,立刻淚流滿面。之後,找妻來,讓她看我的日記和CNN的網頁,作為見證人。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