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故事
第 1 頁, 共 1 頁
【生活偶得】

失眠的故事

周慈美



近日,有幾位朋友向我抱怨她們深受失眠之苦。花錢做針灸效果不大;做工打不起精神很怕被裁員;原有血壓高症因此降不下來;每晚幾乎都做惡夢,睡眠品質差,辦公室的工作又好似永遠做不完…。

我從小體弱多病,多愁善感,到了高中常常搞不懂數學、化學、煩惱憂愁更多,失眠是常事。

馬偕醫院醫生建議我服安眠藥,可是服用後睡了約三、四個小時必定醒來,醒來了人仍然頭重腳輕,恍恍惚惚苦不堪言。

在新竹上班時,有一位張同事,一天早上捧著聖經指著經文給我看,「神所親愛的必安然入睡。」我錯愕又無地自容!我傷痛又迷惑地求問神:

我生長在第三代的基督徒家庭,從小就跟著父母親、兄姊妹做家庭禮拜,每週五參加教會禱告會,每週六參加教會詩班練唱,每週日輪教主日學…,這些還不夠嗎?為甚麼我竟然不是你所親愛的,要受失眠之苦?叫我往何處訴說這麼沒有見證的事情呢?叫我這第三代的基督徒如何去傳福音做見證呢?

曾經在一個禮拜天,聽過林牧師講道說到他失眠的經歷:「床頭擺了一本聖經,睡不著時就看聖經,不到五分鐘就睡著了,就這麼簡單。」

《我必不撇下你》見證集的作者張陳微童經歷過腿斷、心臟病的肉體精神折騰後,在書中她安慰一位失眠的弟兄。今記載如下:

「韓弟兄前幾天告訴我,他有失眠的毛病,常常眼光光瞪天花板到天亮。我就告訴他:『老兄啊,實在告訴你,我知道那有多痛苦,實實在在的,全世界的金銀我都不要,我只要能安甜睡眠。讓我告訴你一個秘訣,你就會安然入睡,因我以前也常會失眠,但現在不會了!』我就告訴韓老弟兄治療失眠的秘訣是,睡前應喝一杯熱牛奶。上床以後就必須嚴格控制思想,不再有雜七雜八的思慮在腦內轉動,叫自己完全安寧,摒棄一切意念思想及白天所說所做的。」

「但要做到這一點很難,因此我就發明了一個法子,就做到了。那就是我慢慢一個字一個字的在靈裡無聲地說底下這幾句寶貝的話,如『主啊,我真愛你』、『主啊,救救我』、『主啊,醫治我』、『主的寶血有全能』等,每念一字就只專心那字,絕對不思想別的事,這樣一字一字念下去,很快我就入眠了。不可叫思想跑掉去思想世上的事,那就睡不成了!」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我病重待在醫院兩個月,不僅要面對將來恐怕要坐輪椅的恐懼,又親眼看見來探望的兄嫂以及妹妹日漸形銷骨立的痛苦。就像師母教的:妳就禱告說『主啊,救我』,我就這麼日夜的禱告,就像張姊妹所說,一字一字念下去,在靈裡無聲的說。

然後,我感覺「神親自來過」──在半夜在清晨,然後奇蹟般的漸漸康復。這個經歷是這班深到難忘,所以出院後每晚臨睡前禱告完畢,我就在靈裡默念「主禱文」或「詩篇二十三篇」,一‧字‧一‧字‧念‧下‧去,毫無雜念。

五年多來,每天晚上很快進入夢鄉地呼呼大睡直到自然醒,羨煞了周家姊妹,她們直呼:「不敢相信,不可思議!」

去年夏天定期健康檢查時,醫生問:「妳的睡眠情形如何?」「睡得很好,如嬰孩一般。」我誠實地回答。但見醫生笑得一臉燦爛。願這見證,榮耀一切歸給創造宇宙萬物、又真又活的真神上帝,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