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杏
第 1 頁, 共 1 頁
作者:譚德儀



日前與教會青年團契一起到長青之家(Senior Home)探訪長輩們。同行的一位媽媽對我說:「我常在想,可真不想活到那麼老耶!」每逢聽到身邊長者對日漸衰殘的身軀長噓短嘆之際,腦海中便自然浮現菲律賓華僑施慈祥長老的身影。

去年情人節,他慶祝一百歲生日,在慶生相片裡,他與三代簇擁一處,有若一朵盛開的紅色大理花,美不勝收。

直至百年慶生,他依然保持著健康的體魄,一星期固定三天游泳,走路的步伐穩健快捷。他仍舊維持敏銳的心思,每天持續八點半至五點上班的節奏,早晨閱讀五份中文報紙、二份英文報紙,讓自己與世界脈動緊密連結;他致力維繫深廣的人際關係,每日早晨與各界領導人交換最新政經訊息,每星期獨自上菜場數次,與菜販攀談,為兒孫選購新鮮菜肉;一直落實基督信仰精神,星期日與兒孫一起到教會敬拜上帝,且熱心投入教會和社會公益活動。

施長老百歲的身影,讓我聯想到銀杏(Ginkgo Biloba)。

銀杏壽命長達三千年,故榮獲植物界「活化石」的美名。它的適應力和抗逆力特別強,可抵抗空氣汙染,擋住害蟲或病菌感染,忍受極端溫差:耐旱、耐寒。它的風姿綽約──葉形如扇,微風輕拂時,顯得婀娜多姿。並隨著季節的變化,時時展現獨特的風采。春天來時,綠芽全冒上枝頭;夏季來臨,便綠意盎然;隨著秋意浮上枝頭,淡黃、澄黃、暗黃的秋葉儼然透露著濃厚的詩意;寒冬抵達時,滿樹枯枝屹立,亦挺拔有致。因此,它可作行道樹,又能作盆栽,裡裡外外都顯得落落大方;亦被稱為「公孫樹」,祖父播下種子,20-30年後,孫輩享用它所結的果實──白果:有醫學用途,又可食用。

銀杏充份展現了令人欣賞的銀髮風華:縱使人生邁向冬季,仍是堅毅,又優雅,是美觀,亦踏實。

回眸慈祥長老的銀色年華,在入冬的年歲裡,依然流溢著春天的神韻、夏季的熱情,秋收的豐盛,無論置身何處,處處流露真、善、美的特質,總讓身邊的人得益處。

深願在生活中,與長者擦肩而過時,常能瞥見美國詩人Shel Silverstein詩作《愛心樹The Giving Tree》中所描述的人生景緻:茂密的樹葉,曾供人遮蔭玩耍;堅挺的樹幹,曾供建設牟利;結實纍纍,曾供人盡情享用;穩固的樹墩,可讓人坐息休憩。

若人生猶如那棵愛心樹,以愛為始,以樂為終。至終,人應會感到自己活得很開心。

頗喜愛聖經詩篇中勾勒義人年邁的身影:宛如溪邊的樹,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葉子也不枯乾。那是令人羨慕的豐盛人生風景。

經常默想著聖經哥林多書信中,另一個更真實深刻的長輩身影:外體雖然漸漸毀壞,然而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

試問,我們是否尋覓到內在更新的源頭?

渴望我們邁入銀髮族時,能像溪邊的銀杏,亦如愛心樹。即或不然,就勉力來澆灌心靈常青樹,讓心意更新而變化,到老,內裡都可顯得欣欣向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