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神學教育的前景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陳愛光/正道福音神學院





根據「美加神學院協會」(ATS)的報導,北美神學院一直以來的核心學制──道學碩士(M.Div.),在過去二十年間,學生人數逐漸下降。這不是一兩所神學院的問題,而是所有神學院的問題。加上幾年前的金融風暴,許多神學院正陷於極大的困境中。

這是北美神學院的現象。各地華人神學院的處境並不完全一樣,但是在某些方面,也是面臨相同的問題,尤其是北美的華人神學院。北美的華人教會在過去十多年中,經過很大的變化。一方面,在教會增長上,已經不及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蓬勃;在文化上,從以前的以港台留學生及移民為主幹,變成現今以大陸背景為多數。這些變化不單對教會文化有很多的衝擊,也對神學教育的需求起了改變。

在這樣的時代情境下,筆者嘗試從「多元對象」、「地域對象」與「教育品質」這三方面,探討二十一世紀華人神學教育的前景。



多元神學教育的對象

「道碩」的縮減不是偶然的,傳統的「道碩」是為訓練全職牧者的目標而設計的。現今這時代,獻身作全職牧者的人相對減少,原因有很多,其中一方面是,事奉的方式多元化。有心服事主的人,不一定像從前一樣,單純地看自己要在教會中作傳道人,而是有很多不同的選擇,包括文字工作、媒體、音樂、心理輔導、婚姻家庭事工等,近年更開始有「職場宣教」的看見。

這些多元化的趨勢是好現象,讓事奉理念的眼光更廣闊,更配合時代的需要。但對我們神學教育者而言,這是一大挑戰。我們如何裝備這麼多種不同事奉目標的人?有兩種途徑可循:其一是為每一種事奉目標設計課程,其二是專注在事奉者聖經與神學基礎上的裝備,並給學員在事奉技巧上的裝備有彈性選擇。從教育的角度來看,前者比較理想,但後者對神學院及神學生都比較節省資源。其實,兩種途徑可以同時並用,對一些比較專業的事奉可用前者,其他可用後者。



地域神學教育的對象

神學教育的對象,除了在事奉目標的層面上考量以外,還有地域層面上的考量。北美的神學教育看似有飽和現象,但在世界其他地區,如亞洲、非洲的一些地區及中國大陸等,卻是有供不應求的短缺。有人認為,既然北美的神學教育有縮減的趨勢,為何不把神學教育的資源轉移到有更大需求的地區?問題的答案其實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以中國大陸的神學教育為例,如今中國城市教會急劇發展之際,知識分子的傳道人,對主流神學學制的需求極大,現在不只在華人神學院中多有朝這方向發展,連很多西方的神學院也在進行中。

面對這樣的需要,有三種方式提供神學裝備:第一,進到這些地區裡面辦神學教育。這樣的方式有很多好處,受裝備的人可以很容易在自己的事奉工場服事,也不用花費很多資源。但是在「本土」受裝備也有它的缺點,除了風險比較大,還有在圖書及學習環境的限制下,比較不容易提供高質的神學教育。更重要的是,目前的師資大多是靠「空降」,不能對學生有穩定持久的栽培。長遠來說,為本土神學教育培養師資及領導人才是必要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