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堂真心話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李世宗





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二10)



我信主四十年,深知傳福音是基督徒的天職,在教會負責宣教事工的策劃與執行,卻不肯親自去宣教,只躲在第二線作代禱者。我害怕學了一大堆神學理論,遇到福音對象卻啞口無言;不能適應陌生地方,剛到就想回家。2013年十月終於下定決心,第一次回台灣短宣兩週。但未料到,宣教之旅未上路前便已展開,因神要先預備宣教者成為合適的器皿……。

出門前兩週,我的三叉神經痛復發。第一次發病是九個月前,歷時三週痊癒。此病號稱「天下第一痛」,任何嘴巴的動作,咬嚼、講話、或甚至打哈欠,都可引發疼痛,像一把刀整片刀刃切入額頭,歷時數秒至數分鐘。此次變本加厲,刀刃猶如一直留在額頭。嘴巴沒動作時,額頭神經仍拉扯緊繃,終日疼痛無比。講話不敢用力以免牽動神經,咬字不清,聲音有如貓叫,別人常聽不懂。換醫生、換多種藥、針灸全無濟於事。出發日子一天天逼近,疼痛卻日益惡化。加強藥量不但無效,還導致暈眩,精神恍惚、行走不穩。

醫生聽我說要去台灣兩週,在台灣又無健保,認為長途旅行會加重病情,要我別上飛機。但台灣教會的短宣行程都安排妥當,親友都已通知,不宜臨時取消。反覆思量,決定憑信心上飛機,我相信神會醫治我。因為宣教肯定要講很多話,病不好如何宣教?此去將會探訪病人,若自己生病求神醫治卻無果效,如何有信心為他們禱告求神醫治?醫藥上我能做的都做了,我竭力禱告,美國教會、台灣教會也都為我禱告,剩下的全看神了。我期待神蹟發生,感覺後有追兵,前有紅海,卻深信踏上飛機前一刻,紅海就會分開──我的神經痛就立刻好了!

臨行前的夜裡,神經痛亳無減輕,我醒悟過來──我將帶著神經痛去宣教!紅海沒分開,因我不是摩西!我身、心、靈飽受煎熬,困惑不解。夜闌人靜,我在神面前尋求答案。神讓我看到我屬靈生命的重大瑕疵……。



牢牢深植的信念

我雖明白,信神的人當靠主而活,實際上我卻只相信、依靠自己。這根源於我的人生經歷。在台灣唸初中時,因成績不好留級,自卑畏縮,一蹶不振。初三時,被某老師在課堂上,公然羞辱我留級生的身分,才猛然振作起來,考上著名高中。大二時,干涉父親外遇被逐出家門,斷絕經濟支援。自給自足完成學業,爭取到獎助金赴美留學。畢業後申請美國居留權,雖被移民局兩度拒絕,終能獲得,順利就業定居。又在公司通過艱苦考選過程、激烈競爭,升任主管。因為屢次克服人生中嚴苛難關,多年來內心深處已牢牢建立一個信念:只要努力不懈、堅持到底,任何困難都可以克服。

這信念延伸到信仰。我以為我的任何需要,只要夠努力向神祈求,神就一定會成就,而忽略「神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五十五9)。這個信念也造成我對別人的錯誤態度。對在苦難裡的人,或不能擺脫困境的人,其實我並不同情、也不願幫助他們,認為他們不肯努力、意志不堅、不願付出代價。這造成我對人缺乏愛心,一直是我屬靈生命的缺陷。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