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渡期是安慰藥劑嗎?
第 1 頁, 共 3 頁
【本月話題】如何走出過渡時期



過渡期是安慰藥劑嗎?

劉帝傑



過渡期的特殊,不在其暫定性,而在其連接性。能安穩經歷其中,不在盼望它早日結束,而在發現它含接著的下一站,有甚麼永恆意義。



不知何時過渡完成?

當人面臨苦辛,親戚朋友及輔導專員,會鼓勵人要沉著堅定,大多以「過渡時期」形容有關情況,暗示逆境一天必過去,生命能再次更親。於是,大家努力想望、耐性等候完結的一天快來。然而,月復月、年復年,不知何時過渡完成。

過渡期的意義,是指某段日子之情況,屬暫時式,而非恆久,一天會完結。不少以它作為「安慰藥劑」。如在政治方面,政權要安撫民心,故設立過渡政府,訂立權力移交限期,如美國解放伊拉克後的臨時政府是例子。但亦有政客以過渡政府為手段,平息民憤,卻無了期的統治下去。

可嘆的是,在醫療方面,有醫護人員以過渡期觀念舒緩當事人。但期限不斷延伸,診金亦不斷進帳。

過渡期是現實時間,還是心理時間?大多情形,過渡期是現實時間。在客觀環境方面,如政府制度、團體措施、科技研究,主理人員以條文預定時期的終結。在主觀情緒方面,過渡期是心理時間,親朋去世、失業失戀、疾病纏身,當事人可以用數天、又或數載去面對傷痛,其長短可以由人左右。



欣然接受過渡鍛煉?

左右過渡期長短的因素,在乎你我能否看見出路。《辭源》解說:「凡事物自甲之地位狀態,遷於乙之地位狀態。其中途謂之過渡。」西方解釋過渡為:「由一地至另一地的中途。」(Passage from one place to another.)

縱使現實時間長久且難奈,但只要見到出口,見到乙地,那身困中途的心理時間便變成不久且可耐。《過渡期》一書作者威廉比積William Bridges指出,在人生轉變過渡期中,有終結(endings)、中介區 (neutral zone) 、新開始 (new beginning) 三階段。如何可安穩渡過,必須及早終結不快的一段,在中介區思考,重較方向(re-orintation),找出去路,踏入新里程。

過渡期的特殊,不在其「暫定性」,而在其「連接性」。能安穩經歷其中,不在盼望它早日結束,而在發現它含接著的下一站,有甚麼永恆意義。

苦辛的過渡期絕不是分割的段落,人不必祈求它及早在人間煙飛淨盡;而是了解它是人生一部分,必須經過,以歷煉吾身。但歷煉是艱難的,甚至是不能自選方式與時間。如何令過渡期鍛煉變得可被欣然接受?

一度犯錯的麥哥登牧師Gordon MacDonald,在其著作《心意再更新》(Mid-Course Correction)指出,人要離開故土,迎向未來應許之地,才能更新。

他說我們要如亞伯拉罕相信:「天上來的應許必然會兌現、給他指示的方向是可靠的、人是可以有盼望的、未來的可能性是無限的。」你我需要抓緊「必然、可靠、可以」的確實性。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