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覓真跡──《感動叛逆的心》譯後感
第 1 頁, 共 3 頁
浮光掠影覓真跡──《感動叛逆的心》譯後感
【好書共享】

浮光掠影覓真跡

──《感動叛逆的心》譯後感



譚德儀



2005年初春,著手開始踏上翻譯心靈故事集,翻譯的路上,一字一句細細斟著,埋伏在九十一位作者的故事流裡,猶如徒步涉過千山萬水,有時要爬小坡,有時要涉溪流,有時要跨沙漠,有時可在榆蔭下小憩片刻,有時要爬峻嶺。有時一路走來,心平氣和;有時一路上坑坑洞洞,顛顛跛跛,傷筋動骨;有時路上風光綺麗,令人心神振奮;有時一路上尋幽探境,常常覓得柳暗花明又一村。



打通心靈默契

父親生前曾任美軍顧問團口譯與筆譯官。下班後,餘暇間,完全埋首軍事、政治、經濟、和汽車方面的專文翻譯工作。他中英文底子極佳,對自我要求極高,生活紀律嚴謹。印象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只給自己放了三天春假,其餘的歲月裡,全在孤燈下,戴著深度眼鏡,提著筆,邊看著英文稿,邊翻著梁實秋的中英對照厚字典,微屈著頭,在密密麻麻的方格中,填進他生命的春夏秋冬,將一分一毫用血汗積攢出的稿費,換成了一棟又一棟的華廈,每一座屋宇,都是用文字堆砌出來的。他積勞成疾,於退休那一年,住進了天家,手上的筆,終於停駐下來。

因此,我一直不欲踏上父親翻譯的老路上。一方面,我親眼見識過譯者的勞苦,心理上,也不情願活在父親的陰影下,總覺得自己中英文造詣都矮他一截,若女襲父志,恐怕已無新績可創。另一方面,我一直在寫作路上磨練自己,感情上,亦不想躲在「一群作者」的背後,費盡的揣摩他們的心思意念,只能忠實的傳遞他們的人生經歷,譯者成了幕後工作者,努力的讓舞台上的演出合乎劇作家的腳本。

然而,當我放手一搏以後,竟然從邁上老爸的譯路上,與他重逢了。自入春、到盛夏、至秋末,每段翻譯的時時刻刻,高山低谷,我在他的陰影中,更摸著了他自己,在無盡的思維攪動中,我理解了他的心思,感情,設若他在世,定能同理我的處境。過去,我們父女二人,一直保持著距離,以策安全。這段日子以來,我們彷彿同舟共濟,在譯海裡,隨波擺盪,我更深同感了他的勞和累,只是他比我更加倍的勞和累。如今,他在天,我在地,天與地相隔著跨越不過的生命之橋,卻可以在一條譯路上,打通了一點心靈默契,是一份可遇不可求的展獲。



與孩子分享故事

再者,推動我翻譯這本《感動叛逆的心》的第一個動機,是想藉著書中雲彩般的青少年生命見證故事,當作話題,與家裡二位青少年兒子們溝通信仰和生活中的林林總總。而作一位譯者和作一個讀者,二者之間實有差距,讀者可以很快的把一個故事接著一個故事的翻頁過去,眼與手之間的配撘,暢通無阻,作一個譯者,先讀完了故事後,才開始慢慢的逐字逐句的思量要如何下筆把眼前的場景,再栩栩如生的重新用中文呈現出它原本的神韻和風味,眼、手、與腦之間的律動,緩如蝸牛般踽踽爬行。一個用十五分鐘讀完的故事,卻要花三個小時琢磨在字裡行間,方能完稿。

因此,我自然的沉浸入故事中,感受著他們在生活、生命、信仰中的爭扎,被他們在各樣困境中所表現出來的勇氣、信心、愛心、犧牲、奉獻所感動。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