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擁滿園桃李──側寫蘇文安老師
第 1 頁, 共 3 頁
【藝文天地】

坐擁滿園桃李

──側寫蘇文安老師

陳冰光



從小,因環境使然,內向又羞澀,只愛默默塗鴉、抄文,還喜歡寫信安慰人;信主後,體會到救靈魂的使命重大,但苦於聖經不熟,又拙於言詞,對傳福音深感力不從心,倒覺得文字的影響力,超越時空,無遠弗屆。



從未缺糧斷炊

神的手,好像浪潮沖刷海岩似的,在我滿是雜質的生命中,處處雕琢、穿透,層層剝落、剔除,逐漸形成了這樣一塊「瘦、透、漏、皺、醜」的特異礁石!神用逆境、逼迫、病痛,讓我學習謙卑的功課。

首先,移民路的艱辛,把我從名望的巔峰推下谷底,神伸手救我;其次,我摯愛的伴侶過世,使我親身經歷從天上來的安慰和盼望,如何真實地治癒人間最大的傷痛;接著,讓我看到靈魂盲流,如何洶湧奔赴死亡的懸崖,急速墜落!

一九九六年初訪聖地,我被聖靈澆灌,哭倒在各各他山十字架下,兩千年的時空,彷彿瞬間縮成即景,寶血滴落我頭,從此,把餘生獻上祭壇。神適時為我開了進修神學的門,三年的裝備,使我由經節不知從何翻起,到聖經畫得五顏六色。最後,神示我「燈塔的異象」:指引我走孤寂、卻具永恆價值的事奉之路。

一位屬靈長輩曾私下相告︰「文字事奉是一條吃不飽、餓不死的路,要有心理準備。」感謝神的恩領,獻身十年來,從未缺糧斷炊,亦無虞風雨!一個把「終生」投入「奉獻盤」的人,她的家庭兒女,必蒙神的看顧與保守,秉持這份堅信,一路感恩知足,歡然前奔至今。



老天,好認真!

二零零一年的七月底,要參加文字營之前,收到兩本厚厚教科書,兩大冊密密麻麻的講義,總共約一千三百頁的文章,那是以前學校老師,規定修一門課一學期的閱讀頁數呢。「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對這位素不相識的蘇文安老師,第一個印象就是︰「老天,好認真!」

我看書速度慢,生怕作不完學前功課,整整兩個禮拜時間,日夜趕讀到倦極伏案,終於在上飛機前,勉強囫圇吞棗唸完,那忙不迭的勁兒,彷彿又回到當年學生時期,通宵達旦寫報告的日子裡去了,非常充實。我對未曾謀面的老師,已有很深的寄望,事後徵詢同學,才知道少有人課前閱畢,原來是我自己瞎緊張!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我御風而去與雲競走,從北加州飛到賓州樂園鎮,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座敦厚樸實的山,山間有林道蜿蜒,道上絡繹往來的車輛,接駁著進駐文字營的學員們,不旋踵,一批批文字精兵,自戰鬥營蜂擁而出,奔赴作戰位置。而老師們所做的事:就像一個個引導學生,瀏覽文字勝景的嚮導;也像臨危受命、指揮若定的營長;他們都是手執筆桿的基督精兵,在宣教戰鼓聲中,衝鋒陷陣;又像醫護人員,用文字來撫平傷口,學效主耶穌那樣安慰人心。



無價的收成

「不從自己的意願、不站自己的立場、不坐自己的位置」。不理解是甚麼令蘇老師這一介儒生,把自己深藏的「意願」、執拗的「立場」和在乎的「位置」,全都心甘情願讓出?是慈母和文隆、文峰兩位兄長的榜樣嗎?是黃彼得老師要他堅持到底的千叮嚀萬囑咐嗎?還是起初的愛心、異象和使命感所致?都是!但不都完全是。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