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主內的大兵
第 1 頁, 共 5 頁
李麗萍



1999年我來洛杉磯定居的時候,就住聖達台福教會的附近,週日有空時,總是會帶著女兒和老公前往聖達聚會。為什麼說「有空時」呢,因為我從事報社記者的工作,週日有時要輪班,就只好跳過「安息日」。

那時,我第一次看到《台福通訊》是在教會裡,直覺這本雜誌小巧可愛,但不覺得它與我有何關係,只覺得這是「教會刊物」,沒有多去思考。甚至有牧師建議我應該到「台福傳播中心」幫忙服事,我覺得在福音機構「幫忙」,需要性格平和,語氣溫柔,像我這種幹十多年記者、心直口快的人,那裡適合,所以我想都沒有想過,這條路根本不在我人生的計畫內。



看到異象

那裡知道世事多變化,2001年我辭去記者的工作,我的老公也被聖靈澆灌,我們一家人都再度在靈裡面更新,當時我寫了一本見證的書《真的有神》後,就向神暗暗地祈求:「我再也不過逢迎的記者生活,人生苦短,我要為主而活,以後只寫有關傳福音的文字,只講誠實的話,不再為五斗米而折腰了。」因此就成為「自由投稿人」,文章分散在台灣各個媒體,日子也過得自由而逍遙。

在這個時候,一次深度禱告中,我看到了異象:一雙祈禱的手中握著一隻筆,底下還有一本十六開的雜誌寫著「FORMOSAN」。當時我以為神要我去開辦一個雜誌叫《FORMOSAN》,因此還很認真地寫了計畫書,與幾位朋友分享「異象」,打算合辦這個《FORMOSAN》雜誌。

2002年春天,一位住在佛羅里達州朋友在某天清晨七點時,突然打電話給我,要我看這一期的《傳揚雜誌》(當時台福通訊已更名為傳揚雜誌),說是裡面有篇文章是關係到某一個人。當時我家沒有《傳揚》,於是我向一位華人鄰居借。這位鄰居是很熱心的教友,她聽說我要借《傳揚》,立即就帶著《傳揚》上我們家來,但是她帶錯期了,我沒有找到我朋友要我看的那篇文章,反而是我的鄰居看到《傳揚》在徵編輯的廣告,這位鄰居當下就認為我應該去應徵,還主動幫我打電話去探聽情況,說是當時的莊光梓主編是她的同學。

於是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到台福傳播中心來應徵,面試完後,我在車上認真而仔細地看《傳揚雜誌》時,我才發覺原來「台福教會」的英文名字叫「Evangelical Formosan Church」,當時我出聲叫道:「天啦,我一定得到這裡來上班了。」坐在一旁的老公還不解地問:「為什麼?」我說:「你看,台福的英文名字就叫Evangelical Formosan,這不是和我看到的異象一樣。」果然,2002年的5月份,我就來到台福傳播中心工作。



作工的人少

來台福上班後,日子可以用「忙、忙、忙」三個字來形容,但這種忙,和一般當記者的「忙」是完全不一樣的。當記者的忙,隔天就可以反映在報紙上,甚至我會接到很多電話,三教九流,上至總統下至販夫走卒,我都可能接觸到,反映是直接的而開放的。但接手福音雜誌後的忙,卻是孤寂而單一的,沒有掌聲也沒有舞台,只有神的手在一旁扶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