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的省思
第 1 頁, 共 2 頁
災後的省思
【新聞追擊】

災後的省思

劉帝傑



偉大建設令人自信自豪,一天它卻可能會成為致命傷口。只要人反省改過,重建城市,悲哀傷痕是可轉化為光彩地標,成為不朽的集體記憶。



天災?人禍?

縱使國家科技先進、反恐策略精密,但面對大自然颶風威力,血肉之軀的人類,仍顯得軟弱渺小。美國南部受卡崔娜(Katrina) 颶風侵襲過後,美國人痛定思痛,必須為下一代設想,如何減低日後颶風的殺傷力。

2005年卡崔娜颶風令該區死傷百千、失去家園者約五十萬、損失高達一千億美元,這是美國天然災禍史上悲慘的一頁。在歷史,這雖然被界定為天然災禍,但人為疏忽卻促成河堤崩塌、水淹滅城的大災難。也許在不少黑人災民心中,這是人為災禍,抱怨白人政府保民不力。歷史叫人鑑古知今, 期盼有關方面從今次教訓學習,立刻改正,使萬千災民不會將種族仇恨積壓,再延續下代。



驕人之處?致命之處?

重災區新奧爾良市,是一個百分之七十面積建築在水準線以下十呎的危城。新市對外接墨西哥灣,對內接密西西比河,為連絡南美及內陸的要塞港口,有極佳通商運輸優勢。1717年該區首段防洪河堤築成,1890年代新奧爾良的河堤內市設立,人們相信此建築有一定守護能力,所以更多人移居當地。1965年颶風貝絲(Betsy)令該市水浸七呎,但不久市民便淡忘了警號,更多的旅遊商店、更大的退休居舍興建其中。

新奧爾良市為全美最貧窮城市之一,有23. 2%人口生活於國家貧窮線下,沒擁有汽車可較快撤離的人高達十萬人,今次受害者多為走避不及的老弱貧民。政府知道行動不便的百姓眾多,但以為大水患應不會出現…。

大家知道防洪堤壩系統只能防禦三級颶風,由於以往二百多年也沒大事發生,故相信在這一代也可安然過渡。然而意料之外的事終驀然而降。卡崔娜的四至五級颶風,令洪水衝破了堤壩,演變成水淹全城的悲劇。

以往,有人視此350哩堤壩為雄偉建設而自豪,因它令這「爵士樂之都」奇異地存在於水準線以下超過一世紀。然而最驕人處往往亦是最致命處,今次堤壩正成為災難的禍端,更遏阻洪水迅速溜走。誠然,我們需經常審查檢討自己的強項,是否要致力保留及高舉褒揚它,以免一天樹大招風,成為貽害終生的禍根。

偉大建設令人自信自豪,一天它卻可能會成為致命傷口。只要人反省改過,重建城市,悲哀傷痕是可轉化為光埰地標,成為美國人不朽的集體記憶。



障水之法?疏導之法?

中國古代著名治水家夏禹,其父夏鯀用「障水法」九年未能平息中原水患。夏禹改以「疏導法」,掌握水向低流之特性,通了九河,取得成功。開掘河道比築堤立障來得艱巨費時,夏禹用十多年才完成大業。

夏禹事例與美國南部水災,雖有古今中外之別,但水的本性千秋不變。與其努力費財築障,抗阻大水下流之自然天性,有關當局好應考慮開掘河道、引水離窪,又或將城市中心遷徙往高於水準之丘地。如將現有大量瓦礫碎石鋪地,令城市地基提升在水準線上,這亦是伊利諾州大學學者約翰馬林(John Marlin)的建議。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