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信念而戰或為信仰而活?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王鷗



昨晚看了電影《The Iron Lady鐵娘子》(編註:影片描述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的生平),拍得藝術性極高。看完後,對片中的鐵娘子有滿多悲嘆!讓我對影片(非現實)中的鐵娘子有些回應和思考。

鐵娘子的一生和聖雄甘地的一生,當然是不一樣的,但卻促使我思考信念與信仰的關係。有時,這兩個概念很容易混淆,特別是當事人有宗教信仰時,很難分清他是在為信念而戰,還是為信仰而活?

信念是當事人所信的道或道理。所謂為信念而戰,可以簡單理解為,他在踐行他所相信的道或道理,而且非常執著地堅守著、戰鬥著。有時,這樣的人所成就的也頗為壯麗,可能從某個角度造福了一個時代的人。

而為信仰而活又是如何呢?就是他不僅在踐行他所相信的道或道理,而且時常仰望、呼求,甚至質問他所信的那一位有位格的神,他甘心盡力完全地順服,哪怕是與他之前所守的道或道理不同。有時,這樣的人可能在歷史中默默無聞!

這樣講或許太學術了。用生活中一些細微表現,一窺他們的不同。

為信仰而活的人,在生活中扮演許多不同的角色,而且作什麼就是什麼。當父母就是樸實而真誠的父母,絕不會對著孩子像講員一樣說話;作兒女就是樸實而真誠的兒女,不僅能擔孝順的責任,也能撒嬌;作配偶……,你可以觸類旁通;只為信念而戰的人,往往很難在生活中調換角色,他的信念讓他總是保持著某種狀態,因為缺少了仰望和交託,所以角色顯得單一化。鐵娘子在晚年很想回去重新好好作媽媽,可是記錄她兩個孩子的錄影帶可以重播,但時光卻不能逆轉。

為信仰而活的人,在他身邊總會有真心的朋友,他們和他坦誠相交,可以指正他,可以一起自然地笑、痛心地哭,生命有融為一體的肢體感;僅為信念而戰的人,身邊雖然有簇擁者,卻因為缺乏彈性的互動和坦誠的示弱,彼此之間越來越疏離,越來越高傲孤寡。影片中,鐵娘子從一個被人愛慕、充滿理想、有眼淚又聰明伶俐的姑娘,到被越來越多沒有生氣的政客圍繞的女強人。對愛她的家人來講,她的一意孤行,讓她的兒子遠離她,女兒的眼中滿了憔悴。最後在她的幻覺中,當他丈夫要離開時,她非常可憐地呼求道:「別走,別!我不想一個人。」可是,丈夫卻回頭留下一句:「你一個人沒事的,親愛的,你一向如此。」其實,這正是她良心最深處的掙扎和吶喊。鐵娘子最後像無助的孤兒一樣地重覆著:「別,別,別!」但為時已晚,留下的只有孤獨的她,和悵然中最終滾出的一滴珍貴的老淚!

為信仰而活的人,在生命終點快到時,心中充滿了喜樂,因為「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四7-8)離世見主對他們來說是好得無比的;僅為信念而戰的人,往往在離世前感到自己滿失敗的,聖雄甘地是這樣感嘆自己的,片中的鐵娘子也掩飾不住眼中的悲傷和暗淡。心靈深處會發出:虛空,虛空的虛空!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