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改前非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李世宗





友亮出生基督教家庭,從小跟父母上教會。大學唸電腦系後,認為科學可掌控人類生活,就不再上教會。入社會後,不斷快速汰舊換新的電腦業,使他數度被雇主無情裁員,逼他養成自保的習慣,深信擁有錢財才有真正的安全感。工作之餘,只關心財經新聞、股票動態,理財成果可觀。親戚朋友常邀他上教會,他從不理睬。覺得宗教信仰不切實際,一切都得靠自己,才能掌控人生在手中。

對健康,友亮認為一半靠自己。年近六十,別人常說他看來像五十,氣色和潤。友亮歸功於固定運動。他認定運動是對身體的維修,不得不做,雖然跑步、打球都變得辛苦,卻一直堅持;而另一半則靠醫療保險。他沒有大病,卻免不了肩膀疼痛等毛病。醫療保險每年讓他作身體檢查,且有各種疾病預防測試。世上固然有很多不治之症,但醫學發達,若發現得早仍可治癒。只要對身體監控週全,其實健康滿有保障。

友亮對醫療保險深具信心,是有根據的。他的保險是X醫療,有龐大優秀的醫師群、最先進的醫療設備,服務更是卓越。曾有北加州的朋友小孩患特殊急症,需要急救。地方醫院無特別專科醫師,為爭取醫治時效,X醫療竟派直升機將患者送到舊金山的總院。X醫療如此照顧病人,讓他覺得健康有所依託,很有安全感。



面頰無端的痛

有天早上醒來,友亮洗臉時面頰如千根針刺痛,洗完臉,面頰痛便停止。吃飯時剛開始咬嚼食物,面頰也短暫疼痛。家庭醫生艾倫診斷為「顳顎關節症候群」(Temporomandibular joint disorder簡稱TMJ)。顳顎關節(下巴關節)位於下顎骨二側後上端,與顱骨連接。TMJ泛指顳顎關節及顏面部咀嚼肌發生疼痛和功能異常的症狀,多起因於食物太硬或因夜間磨牙。友亮服用止痛藥,兩個月後症狀消失。正如其他毛病,在身體造成短暫失序便銷聲匿跡,只留下病例中的記錄。

六個月後,面頰疼痛又發生。友亮洗臉時如刀割面,不像上次如針刺,吃飯咬嚼食物會多次、斷續引起面頰疼痛。友亮嘴裡如埋了一堆地雷,隨時因牙齒咬嚼而踩爆疼痛。艾倫仍診斷為TMJ,但要友亮找牙醫,牙醫將麻醉劑打入牙齦,所有疼痛便消失,證明是牙齒神經引起,將引起疼痛的牙神經拔掉。當晚麻醉藥退後,疼痛竟然跑到另根牙,才發現疼痛的根源具移動性,跑到哪根牙,那根牙就痛。雖和牙的神經有關,但非局部而是全面的。艾倫認為TMJ牽引出神經痛,加開消炎藥。友亮面頰疼痛時好時壞,拖了一個月,病情突然急變,疼痛如群蜂遽至、一起猛咬,友亮毫無招架餘地。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