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的療效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田春生



「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感謝神,靠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就脫離了。」(羅七18, 19, 24, 25)



那是前年六月的某一天,我去蝶枝家門口停好了車,打開車門的時候,心中好像有個聲音跟我說話:「把西瓜帶給蝶枝。」「喔!不,這是我要給愛妻莉玫的,」我直覺地反應。關上車門時,那聲音又重覆了一次,我還是沒有感動;昨晚莉玫才說想吃西瓜,今天病人就送我半個超大的西瓜,我從來未見過這麼漂亮的西瓜,沙沙的果肉透著發亮的紅色晶瑩,「嗯!肯定超甜的。」我想像莉玫滿意的表情,直接跨出了步伐,才走了兩步,那聲音又在我心中出現。這次我順服了,打開車門,捧出了西瓜走進蝶枝家。

幫蝶枝打完針,回到家中,我接到蝶枝的簡訊,「田大夫,感謝你送我這麼好吃的西瓜,化療讓我天天嘔吐,我只想吃西瓜,又不便說出來。你的西瓜打汁後非常好喝,喝過後我身體很舒暢,而且還可以跟照顧我的姪女一家人分享,他們得了腸病毒,有嚴重的口腔潰瘍。這是最好的禮物。」我誠實地回了一個簡訊給蝶枝,告訴她,那不是我的本意,而是上帝的催逼。

自此,蝶枝有了很大的改變,臉上有了光采及笑容。她們一家都是敬虔的基督徒,因為妹妹惜枝得了乳癌,她發現自己也有疑似硬塊,成大醫院確診為二期乳癌,手術化療雖然順利,但她卻感到虛弱、疲憊,追蹤檢查也都正常。直到去年胸部撞傷,疼痛一直不好,才發現已轉移到肋骨、脊椎、骨盆及肺部了。但接著的治療讓她吃盡苦頭,人工血管植入(port-A)做了三次才成功,局部注射每次都失敗,化療的副作用讓她無法承受。

「田大夫,基督徒可以跳樓嗎?」「神為什麼不讓我死呢?」「我一定犯了大罪。」我能做的只是去幫她打點滴,陪伴她一同禱告。

「耶和華阿!求你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我在急難的日子,求你向我側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你快快應予我,因為我的年日如煙雲消滅,我的骨頭如火把燒著,我的心被傷,如草枯乾。」(詩篇一百零二1-4)

「求你轉向我,憐恤我,因為我是孤獨困苦。我心裡愁苦甚多,求你救我脫離我的禍患,求你看顧我的困苦,我的艱難,赦免我一切的罪。」(詩篇廿五16-18)

在神面前的呼求無法幫她脫離沮喪,但西瓜事件之後,我們一起讀的經文讓她有了調整。「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詩篇廿三4)「你總不撇下我,也不丟棄我」(來十三5),「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我們主基督耶穌裡的。」(羅八35-38)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