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歌手
第 1 頁, 共 3 頁
上帝的歌手
上帝的歌手

──訪賴鴻毅牧師

圖文/李麗萍



台灣神學院音樂系主任曾引用英國音樂家Ralph Vaughan Wolliams的話說:「如果你的音樂藝術深植於自己的土地,而這土地能供應你任何所需的養分,你仍有可能贏得全世界而仍不會失去自己的靈魂。」這段話恰好可以用來形容從事音樂事工的賴鴻毅牧師。

本來在牧會的賴鴻毅,因為感到神對自己的呼召愈來愈明顯是在音樂方面,因此就在1999年辭去牧會的事工,展開「台灣本土聖樂推廣之旅」,六年來,獲得廣大的回響,讓他矢志傳承與推廣台語聖樂。



廟祝之子

賴鴻毅是第二代的基督徒,由於他曾是離家自我流放的少年,當親友得知他進入神學院就讀時,還戲稱:「神學院是招不到學生嗎?不然怎會選這種人當學生?」而他的父親更是祖傳世襲的廟祝,一個廟祝的孩子怎麼會成為牧師,令人嘖嘖稱奇。

賴鴻毅世居台灣魚池鄉,歷代祖先都是管理魚池鄉的廟祝,他的父親也在傳承下自然成為廟祝,管理廟務之餘,他的父親還擔任國民中學的英文老師。

有年從國外來了數位宣教士到魚池鄉傳道,由於要有人擔任翻譯,鄉民就推薦賴鴻毅的父親。因為擔任翻譯的工作,自然就成為「聽道」的人,久而久之,賴父被傳教士所傳的道吸引,不顧家人的反對,受洗成為基督徒。

因為來自廟宇,賴父成為基督徒後,其一言一行備受親人矚目,賴鴻毅就在親友嚴厲的眼光下成長。



受祖先懲罰?

賴父成為基督徒後就很守本分地當個中規中矩的基督徒,並育有三男三女。不料長子於海洋學院畢業那年,因車禍死亡。這對賴父而言是一項很大的打擊,親友認為是因為賴父背叛信仰並且不祭拜祖先,才會受到祖先的懲罰。因為此事,賴父無法再到教會聚會,他雖然停止上教會,但內心裡仍相信上帝的存在,也不禁止孩子繼續去教會聚會。

哥哥的死亡,對賴鴻毅也同樣造成很大的衝擊,他想不通為什麼神沒有保守哥哥,為什麼哥哥會這麼年紀輕輕地就死了,所以他內心裡認為根本沒有上帝的存在,雖然也偶而去教會,但已不再相信有上帝了。



流浪到愛蘭

既然上帝已不存在了,賴鴻毅也開始放縱自己,他不想念書也不想待在充滿絕望氣氛的家裡,於是就自行放逐,流浪到愛蘭教會,愛蘭教會的師母充滿愛心,不僅收容他,還視他如子,於是賴鴻毅就認她為義母。

在愛蘭教會時,賴鴻毅雖然也負責詩班及少年團契,但他內心裡不相信有神,所以「上帝」對他而言,只是個名詞而已,沒有任何意義,他就在愛蘭教會混日子等當兵。

就在這裡,他認識了潘弟兄,這位潘弟兄也是整天混日子,但他和鴻毅一樣,都喜歡音樂,所以兩人一先如故,鴻毅認為失去了哥哥,但因認識了潘弟兄而得著安慰。不過大家都說:「一個已經很糟糕了,兩個水昆兄碰在一塊,那絕對是完蛋了。」就這樣,鴻毅整天渾渾噩噩地過日子等當兵。



如果真的有神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