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哥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周慈美





設筵滿屋,大家相爭,不如有塊乾餅,大家相安。(箴言十七1)

我有三個哥哥,他們都不錯,但是大哥給我的印象最深刻。

六、七○年代,家家經濟匱乏,二哥在高雄上班,每年過年才回家;三哥在台中當兵,逢假日才能回家;大哥雖然在台北上班,但是只要家裡有事,他就會騎摩托車趕回苗栗的家。

有一次,母親突然輕度中風,暫時失去記憶,大哥匆匆趕回和醫生商討母親的病情。得知注射價格昂貴的藥,母親的病就會好轉,那時妹妹敏慧和我看著病痛中的母親,不忍心又無可奈何,帶著無助企盼的眼神看著大哥,大哥立刻對醫生說:「醫生,你就盡力吧!」第二個禮拜,他果真帶足了醫藥費回家。

二姊在銘傳商專念書三年,大哥每月都給她零用錢;我在台中念書時,大哥從台北騎摩托車專程送來零用錢,總是笑著說:「這是這個月的。」最多只停留20分鐘,便匆匆趕回台北;敏慧銘傳商專三年學費、書費、住宿費等全由大哥包辦,敏慧說,那是她最快樂、無憂無慮、又風光的大學生活。

大哥愛吃水果,有一次,他正在吃香香的芭樂(又名番石榴)時,突然發現敏慧和我垂涎不已地看著他,便說:「怎麼,也想吃芭樂嗎?來,妳們吃幾口吧!」我們吃完才乖乖地繼續去做功課。從那以後,大哥無論吃什麼、買什麼、或到任何地方,敏慧和我都是他的跟班,每一次都滿心歡喜。我們對大哥既崇拜又愛慕。

又有一次,大哥帶我們去三義鄉郊遊時,乘坐的公車內外擠滿了人,突然聽到大哥大聲嚷著:「小心,小心,燙滾水來了!」人群立刻散去,我們因此順利地搭上車。大哥在這情況下又顯露了他慣常的幽默,那天的郊遊真是愉快又笑話連連。

1999年,我輕度中風,大哥急忙從亞特蘭大趕到醫院,神情焦慮,但見到我,馬上一臉慈祥的說:「我就說嘛,我們信上帝的,無論遇何事都要有信心,妳看妳生病還很美麗呢!慈美,妳一定要排除任何痛苦,努力做復健,腳才會強壯,就能走路了!那時大哥會帶妳去亞特蘭大。哦,記得嗎?妳的第一篇文章刊登,我就說妳是文學家,妳要快快健康,再寫再寫;大哥這趟來波士頓,哪兒也不去,就在醫院陪妳,妳想吃中國菜,大哥會去買;另外,妳得快快好起來,免得敏慧憂慮成疾,大哥怎堪忍受妳們兩姊妹都生病呢?知道嗎?」

記得大哥在苗栗教會結婚時,場面簡單隆重,我聽到有人說:「你知道嗎!新娘子的家庭是拜拜的,她是省立苗中前三名畢業,師大畢業後在台北國中教書,是母親最鍾愛的女兒,她父親頗有積蓄呢!」事實證明大哥有賢妻。大嫂知書達理、勤儉能幹,世上難求!

近幾年來,大哥全家都守安息聖日。他們的一雙女兒,各自學有專精,各有家室,都住在父母家附近。

那一年,因為父母的墓地,大哥和敏慧各執己見,因而有了齟齬,把大哥氣壞了。從那時起,就不再有大哥的電話、豐厚的聖誕和新年禮金……。這期間,偶而會聽到敏慧說,她給大哥寄去這個那個的,全無音訊。沒有大哥任何音訊的日子,不是「鬱卒」可以形容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