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隱藏
第 1 頁, 共 3 頁
不能再隱藏
作者:黃珊珊





我生長於基督教的家庭,從有記憶開始,就說自己是基督徒,但其實我對這個身份的真正意義並不明白;小學之後就沒有去教會,不過若有人問我信什麼教時,我還是會說基督教。

很特別的是,我們家每個月的家庭聚會、拜訪親戚都一定會一起唱詩,姑姑伯伯一個比一個會唱歌。九歲時,我參加台北基督教兒童合唱團,我的童年是在詩歌練唱中度過的。



傳福音中決志

中學之後,我到美國所讀的第一間大學是個教會學校。新約、舊約聖經和傳福音的課程都是必修科,而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真正讀聖經。因著需要查中文字典的翻譯,在學習英文生字意義的同時,我開始認識了這位神。剛來到新環境的我,聖經是我唯一的朋友,是我的依靠,是我的力量;第二年上傳福音的課程時,學生必須實習向陌生人傳福音,我只能用破爛的英文講,然而就在帶領陌生人做決志禱告時,我也被聖靈觸摸,決定在海裡受洗。

在神的祝福下,我順利當上醫生,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但是我卻把成功歸於自己的努力,沒有體會到那是神信實的守護,繁忙中也不再上教會了。不過,成就的背後,我總感到不滿足,為自己定的目標達成以後,總有種失落感。



太平洋上空的悔改

2008年的聖誕前夕,我臨時回台灣探親三天。12月25日早上,我在散步思想自己的人生時,突然好像聽到有聲音在問我為何不尋求神,我沒有理會。繼續走到了巷子底,轉頭看到一個招牌,上面有「福音」兩字,原來那裡有個福音音樂事工。我非常驚訝,難道剛才真是神在和我說話嗎?

我半信半疑地走進那間辦公室,不知道這是怎樣的團體。我已經快二十年沒去教會了,只知道妹妹有參加一個我記不起名字的音樂團體。當我說出妹妹的名字時,那兩位同工就驚喜的說認識。我的生意經本能地就問她們如何製作唱片、經費多少,她們很熱心地替我打電話給負責人,負責人也很客氣告訴我,然後說我可以把譜和試聽曲電郵傳給他。

掛上電話後,我一頭霧水。我已經好久沒唱歌,更不用說作曲了。除了聽過妹妹的歌,我沒有聽過現代中文詩歌,也沒看過中文聖經。最重要的是,我已很久沒和神交通了,祂還肯理我嗎?

當晚在回美國的飛機上,我怎樣也睡不著。回想這些年間,即使我忘記了祂,一路上仍能看到許多祂在我身邊的痕跡。忙碌、凡事靠自己、很累地為明天打算,已經讓我離神很遠了。我要繼續讓理智操縱,過自己作主的日子,還是思想今天神叫我的目的是甚麼呢?

想想我曾經依靠神的那種日子去哪裡了?自從離開教會後,我已漸漸遠離神,不再依靠祂。雖然如此,祂還是愛我,沒有因為我的失信而懲罰我。事實上,我所有的一切,婚姻、家庭、金錢、地位、學識、事業都是祂給的,不是因為我配,單單因為祂愛我。

我算什麼,神竟然這樣愛我。我開始向神禱告,向祂認罪懺悔,讚美祂的大能、寬容,懇求神讓我再回到祂的身邊。神立刻回應我,我感到一股平安臨到,感到祂多年前的慈愛,也終於看清了我該追求的是神的旨意。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