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與基督徒作家的成長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施瑋《海外校園》雜誌執行編輯





在中國的歷史中,一本小說激發並引導一代人的人生理想,幾句詩詞成為民族文化的集中體現,這類例子數不勝數。如今的傳媒時代中,網絡讓文學更為大眾化、普及化,幾乎人人都可以實現書寫和發表的欲望。中國文化中的求同、跟風、感性,更是讓文學成了對民眾思想最有影響力的一種思想傳播形式。

在這種情況下,教會中對文學的認識卻是膚淺的。「文學是屬世的、是罪惡的」,這類論調目前雖已經不太有了,但教會中仍把文學圈定為文宣中預工的部分,並簡單地把它作為一個工具。有志於文學宣教的人,常向我求問的就是:怎麼把神的話或教義用文學的形式表達出來?他們急於學一個技法,獲得一個套路,讓信仰教義「穿」上文學這件衣裳。

而我認為基督教文學,不是基督教教義或聖經經文「穿」上「文學」這件外衣走出去;而應是基督的生命,藉著文學的形式「活」出來,活在中國文學領域中、活在中國文化中、更是活在中國民眾當下的閱讀、思緒、和表達中。



基督徒作者的培養

這就帶來了對教會的兩個挑戰,第一個是對基督徒作者的培養;另一個就是中色神學(本色化神學)的建構。

基督的生命是活在每一個個體的人裡面的,文宣中,我們對人的看重應超過對事工的看重。教會對當代文宣的負擔,需要落實在對一個個基督徒作者的關愛和引導上。

第一,是在生活上,不斷幫助他們獲得屬靈的操練和提高;第二,是幫助他們與神建立更親密、更活潑的個人關係;第三,是幫助他們獲得純正的神學訓練,對信仰有更深的認識,並建立起基本的真理構架;第四,是幫助他們在真理中得自由,保護他們的獨立探索與思考;第五,非常重要的一條,就是幫助他們擁有團契生活,找到代禱團隊和屬靈同伴。

這些生命上的培養,是無法依靠跨地區的、面上的,基督徒作者培靈會、團契等實現的。如果一個基督徒作者只生活在網絡上、電話中的團契裡,不僅他的創作受損,而且他的屬靈生命更是堪憂。

今天的許多華人基督作家,大都在團契、教會生活上游離,在神學裝備上欠缺,這就造成了他們作品中生命體驗的深度,和神學認識的深度都不夠;並且,也造成了他們書寫時的不確定感,或為了「不犯錯」而自限,或為了「深刻」而信仰表達混亂。

  

中色神學的建立

對信仰的體驗和對信仰的認識,是基督教文字作者寫作的基石。上面略談了教會如何幫助作者們增強對信仰的體驗,但在對信仰的認識這個層面,教會面對著更大的挑戰,那就是中色神學的建立。

我在美國神學院裡完成了聖經學碩士的學習,在基督徒作家中這樣的人極少。但即便在我建立了較為完整的基本神學思想構架後,當我進行創作實踐時,仍感到極大的困難。因為,目前的神學思想完全是西方語境和思維模式的,直接寫成福音單張、小冊子或神學思想論文並不難。但是,一旦進入文學領域,就直接面對了社會、生活、文化審美、語言表達等一系列,具有極強處境化的問題。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