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前科的牧師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李道宏



「你現在有空嗎?有事想請教你。」我與一位牧師通電話。我們在不同的教會服事,是很熟的朋友。

「坦白說,上星期教會有兩位肢體離開了!」我鼓起勇氣開門見山地告訴他。的確,對一個牧者來說,這是極難啟齒的事,但是我需要有同樣「遭遇」的人給予幫助,也需要同路人能聽聽我的心聲。



同工離開了

「離開的是會友還是同工?」電話另一端傳來他冷靜的聲音,猶如醫生詢問病情。

「是兩位主要的同工。」我很沮喪地承認,無法隱瞞心裡的難過。

「更糟的是……我事前竟然一點也察覺不出他們有離開的想法。」電話另一端沉默片刻,我如同病人等待最壞的「宣判」。

「在我沒做牧師之前,我也曾經離開服事許久的教會……」沒有想到朋友竟然也有這樣的「前科」。

「那時,我還很年輕,參與很多教會的事工,甚至稱得上是牧師的得力助手。這樣說吧,後來我開始堅持個人的看法,與牧師有了分歧,其實並不是真理上的問題……。現在回想,只是作法、理念和性格的不同而已。那時我年少氣盛,一定使牧師非常難過,尤其現在自己也成為牧師……」我這時才知道他曾經走過這樣的路。

「分手時愉快嗎?」我一出口,頓覺得這問題實在有點多餘。

「怎麼能有愉快的分手呢?雖然我們說神有祂的旨意,我們所做的決定都在祂的手中……,教會中有人離開,一定會有傷害,會有軟弱的肢體跌倒……。至少,我從沒見過愉快分手的。」他說。



不同人離開、原因不同

「為甚麼你第一句問我的是,離開的是同工還是會友?」我追問他。

「一般會友的離開,多半是因為教會的情況;或許他們認為別的教會有更強的講台、更完備的事工、更好的節目等等。當然,會友也可能因為與某人不和而離開,很多時候是不容易講得清楚的,又或是傷害太深,牧者也很難挽回。我自己也曾身處過幾次這樣的情況。小教會要留住新來的人,需要全教會投入;可是,只要一個人,就能使一家人,甚至幾家人一起離開!」雖然是在電話中,我也能聽出他無限的感慨。

「若是同工離開就大不相同了。最好的同工都能因為看法不同而分手,就如保羅和巴拿巴為了是否給年輕的馬可再一次事奉機會,竟然也分開了。兩個使徒都有理由,一個是考量成熟及可信任度,另一個則多有恩典與扶持,最終各自堅持而無法同工。後來保羅還是接納了馬可,也證實巴拿巴做了一件美事,但是……」他停頓一下。我此時彷彿回到初代教會,深刻體會當時帶領者的實際難處。

「你和同工的溝通如何?你是否關心、鼓勵和欣賞新的同工?是否忽略了他們?即便是多年的同工、成熟的肢體,也需要從別人口中印證自己的事奉是否討神的喜悅呀!『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你是否有牧養他們呢?包括他的配偶、家人?除了聚會之外,沒有跟他們交通、吃飯?還有,你帶領的方式,合適教會的情況嗎?同工是否也能接納和配合?」

「當然,團隊同工各自的性格一定迥異、理念不同,牧者正是要在其中協調和幫助肢體各按各職,同心建立神的家。你需要反省,也可以詢問其他可信任的人,你自己是不是問題的關鍵?」我靜靜地聽著他直接的「質問」。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