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向下也感恩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蔣吳蘊蘭



2007年八月我們的獨生子結婚,完成人生大事。9月初,教會同意外子主中和我在聖誕新年期間,前往德國和英國參加短宣。購買機票後一兩個星期,主中左眼看東西時覺得怪怪的,立刻約醫生檢查眼睛。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轉介和檢驗,到了十月中旬,兩個視網膜專家都診斷他視網膜的黃斑部分有裂孔,影響中心視力。

醫生說:「若想恢復中心視力,唯一的方法是作玻璃體切割術(vitrectomy)。手術過程包括抽除玻璃體袋,以一個氣泡取而代之。手術後要低頭保持臉向下,讓氣泡輕輕托壓視網膜牆。這樣希望新的細胞有機會生長,自自然然地填補黃斑小洞……復原期需要六到八週,復原前千萬不能坐飛機……動手術越快越好。」

第一個空檔是11月13日,正是我們聖誕節航班起飛前六週。

本以為我自己能安心交託。不料,主中手術前一週的禮拜二晚上,我突然感到不適,胃轉動、胸膛收緊、頭昏眼花、暈眩和噁心、冒汗、呼吸急促、四肢發軟。奇怪的是,同工會一開始就沒事。類似的症狀在禮拜三晚上禱告會前又發生。最後,意識到潛伏的焦慮和恐懼讓我不堪重負。禮拜四的查經班,上帝透過馬可福音六章45-52節,門徒看見耶穌在海面上走,以為是鬼怪,就喊叫起來;因為他們都看見了他,且甚驚慌。耶穌連忙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神的話語解除了我的驚慌。

接下來的手術非常順利。但回家後主中開始不舒服,整個晚上頭痛、嘔吐數次。他不時用手指壓按鬢角,顯然是在難以忍受的痛苦中。我想幫助,問了很多問題也得不到任何回答。當他大喊:「別管我!」時,我確定大事不妙。

第二天早晨,開車往診所,主中坐在後座,身體前傾,臉朝下放在枕頭上。拼了一個半鐘頭的交通,好不容易見到醫生。原來氣體繼續膨脹,氣泡緊推視網膜牆,使眼壓急促上升,引發頭痛、嘔吐。為了避免來回耽誤時間,醫生安排我們在一間檢查室,算是臨時「眼科ICU」(重症監護病房)。這樣,醫生可以隨時進來檢查主中的眼壓和點滴各類眼藥水。

之後的幾天裡,主中的左眼壓力一度高達53(而正常眼壓為9至21),有視網膜脫離、眼睛失明的危險。白天留在「眼科ICU」,晚上回家休息。雖然筋疲力盡,我仍找機會發電子郵件給家人、朋友及弟兄姐妹,報告最新消息、請求代禱。當時的痛苦、恐慌、安慰和盼望,若詳細描述都可以寫一本書了。

等到主中眼睛穩定的時候,恢復期已拖延了一週。過了幾天,我提出心中疑慮,是否應該取消聖誕節那天的航班。保持著面朝下姿勢的主中回答:「已經等了三年要參加這次短宣,我寧可冒失去金錢的風險。」

每年感恩節通常是週四與主中的家人、週末與教會弟兄姐妹共渡。有了媳婦,過節應會更加熱鬧,現在不能如常參加舊金山家族團聚或教會感恩大餐,我心裡蠻難過的。雖然心中有遺憾,但還是鼓勵大家好好過節,不要為我們擔憂。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