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主持的婚禮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李道宏



「對不起,我曾答應為你們主持婚禮……,但是,現在遇到一些難題……」餐館裡,在我和妻子面前坐著的,是一對我們不算很熟悉的年輕人。

儘管他倆早已知道我邀請他們吃晚餐的原因,也似乎體諒我的難處,但他們不自在的眼神,彷彿罪犯正等候法官的宣判一樣。

「媽媽已經告訴我們,說你有很大的壓力,不能為我們證婚,因為他不是信教的。」這位從小我就認識的女孩一邊說話,一邊看看我又看看我的妻子,臉上難掩失望之情。

「我們很感激你,不想給你添麻煩……」她的未婚夫沉默了許久後終於開口。



牧師是否證婚

牧者有一個特別的身份及特權,那就是為人證婚。

「你願意在神、在人面前,宣示你對她一生的愛情,終生愛她、只有她、珍惜她、保護她;不論是貧是富,健康或疾病,藉著神的愛,持守你對她的承諾,直到你一生的結束,你願意嗎?」

「你可以親吻你的新娘了。」

這是在電影中讓多少人羨煞的一幕,而我身為牧師,何其有幸可以以這種方式祝福一對新人,並在他們建立家庭的新起點時,參與其中。

在教堂舉行婚禮,並不單單意味,新人隨著婚禮樂曲走在長長紅地毯上的浪漫,更重要的意義,是在上帝面前的許諾。也因此,有些基督徒堅持牧師不能為一方不是信徒的新人證婚,他們的理由是:

「如果其中一方是不信的,基督教的婚禮儀式就沒有意義了……」

「我會開門見山的拒絕,因為我要求根據聖經做婚姻輔導,如果一方不相信上帝,輔導就沒有意義。」

「我不為未信或不信的人證婚。我用聖經原則勸勉一個不相信上帝的人該如何對待婚姻,豈不猶如對牛彈琴?」



信主父母的期待

那麼,若是只有其中一方是信主的,但雙方都願意以基督教儀式行禮,並接受牧者出於聖經教導的禱告、祝福,牧師是否可以主持這樣的婚禮呢?

我曾數次為一方是不信的新人證婚,每一次都是出於信主家長(流淚地)的要求:

「請你為我女兒主持婚禮,我們不是沒有教導她不應與不信者結婚,她自己也清楚這樣信仰不同的婚姻是要付上代價的。」

「我們雖然不認同,但若因此拒絕參與他們的婚禮,就會失去女兒、女婿,甚至未來的孫子……」

「請你為他們主持婚禮,盼望藉著這個機會,讓聖靈繼續工作、改變他們……」

一位母親傷心地對我和妻子傾訴:「我很難過,因為女方不是基督徒,教會不讓他們使用場地。我明白教會的立場,但是,我兒子對教會很不滿……現在兩個年輕人對教會都很反感。我覺得真是萬分遺憾!」

我們很多在教會長大的孩子,大學或出外工作後就都不去教會了。等到他們結婚時,如果再拒絕他們,就等於告訴他們:「上帝不喜歡你們,我們也不想與你們有任何關係。」一位父親說他女兒後來選擇公證結婚,再到餐廳辦喜宴。

「結婚是人生最大的決定,雖然我認為她應該選擇在主裡的人做為配偶,但他們堅決一定只要對方,我們也只能懇求神的憐憫……。我和另一半當初也是不信的人,有人甚至說我們根本不可能悔改相信,但神施恩拯救豈是我們能想到的?我不能對神失去信心,我不放棄為孩子禱告,我相信神會一直看顧保守。」另一位好朋友這樣說,我知道他和「外邦人」女婿的關係好得使人羨慕。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