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為何要讀文學?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莫非



基督徒為何要讀文學?是啊!現代市面上的出版品常讓人眼花撩亂,多得讓人手軟,為何還要讀文學作品呢?是否太有點不食人間煙火,太風花雪月?

這要回溯到文學是如何產生,又和基督教信仰有什麼關係來探索。

如果細思,會發現上帝的創造很有趣,尤其對某些穿衣、吃飯等生存需要之外的創造。到底所謂何來?

小兒四、五歲時,每天吃飽睡足後,就會躺在床上,自己打開錄音機,敞開了喉嚨唱呀唱,手腳還要隨著韻律不停擺動。不禁讓人癡想:上帝造人,除了給他打獵謀生的技術,為何還要賜人唱歌的能力?是對生命歡慶的表達?還是一種感情的自然流露?

神又為何讓人有畫畫能力?女兒很小時,一學會握筆,便開始不斷地畫,用色彩、線條表現她腦中對人世的觀察。她畫中人常一個大頭,沒有身體,兩隻手從兩隻耳朵裡跑出來,兩隻腳則直直由頭往下伸。整張圖裡她最大,十足自我中心的世界觀,極為稚拙有趣。

讀她畫,形同讀她的內心世界,令人再次驚異上帝為何給人畫畫能力?像在法國一個洞穴裡發現史前三十萬年人在牆上所作的畫,是為記錄所見所想麼?還是對這世界作一種回應?

文學呢?文學就像唱歌和畫畫,也是一種藝術表述。它的存在,也是一種生命的記錄,是對這世界的一種回應;也是對生命歡慶的表達,或是一種感情的自然流露。

回首看我們的神,祂不只重功用性,還更看重美感與藝術性。由上帝創造的奇珍異花與千奇百獸看來,我們的上帝在藝術上實並不省事,反倒極為「講究」。在《出埃及記》中神曉諭摩西建會幕,便交待所有的會幕幔子、祭壇、法櫃,與一切器具,皆要找有智慧,能作各樣工,作藝術設計的「巧匠」,不只在建造上具功用性,尚要添加繡花、鑲金與雕飾,務要作得「榮耀、華美」(出廿六-卅一章)。

這榮耀、華美,是在心靈上的感染力。文學在美的感染力,甚至震撼力,常常要比開口見喉,直接說理還要來得深遠。西方常比喻文學欣賞,是去赴「一場野宴」,每個人都帶道菜,那道菜便是我們自身生命的豐富。我們是用自己的豐富,來解讀作者的豐富,作者則用自己深淵內裡的經驗,來和讀者的深淵響應(詩篇四十二7)。

所以文學是上帝所賜的美感、幻想力與理性的結晶。為了幫助人治理全地,也成為傳遞祂啟示的管道。閱讀文學,可帶來許多人生的豐富。



文學是心靈的抒解

此外,相信很多人也都經歷過,面對生活粗糙,閱讀會成為一種解脫。從生活中脫軌一個或數個小時,在一個自己現實生活裡永遠不可能去的世界,或遨遊、或倘佯,那是一種心靈的釋放。

在閱讀中,當讀到作者表達出我們表達不出的感受,賦予我們說不清的處境或經驗一個具體的形狀時,奇妙地,瞬間內裡情緒會得到化解或昇華。好像終於了解,那一片生命中的混濁,原來是屬於生存的焦慮;一生所尋覓的生命意義,原來是出於自我心靈的殘缺。從作者文字中讀到對自己生命的解讀,是心靈裡的一大抒解。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