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印
第 1 頁, 共 3 頁
作者:譚德儀





曾涉足無數美國朋友的家,輕啟大門,便走進了各種各樣風格鮮明的世界。有一回走訪斜對面鄰居家,參觀他們的室內裝潢。金碧輝煌的裝飾,像個十八世紀歐洲皇宮。踩踏在冰冷光亮的義大利大理石拼花地上,無論走到哪裡,都令人感到神經緊張,提心吊膽,唯恐舉手投足間,不小心打破茶几上擺飾的昂貴雕花磁瓶。走出皇宮的一刻,可以馬上感到全身的細胞,開始放鬆,大口的呼吸著室外新鮮的空氣。

那個家的裝飾風味,如同博物館皇室珍藏物等級的氣派,是主人財勢的展示屋。我常想像鄰居住在皇宮裡的感覺如何?不過,我倒經常瞥見男主人和親友坐在後院涼亭的身影,和聽見他與親友在後院大聲談話的聲量。是不是坐在後花園,有草坪、果樹、棕櫚樹為飾景,有自由敞開空間作背景,更能夠提供一個賓主盡歡的互動環境?



家人美藝傑作的美術館

轉眼細細環顧自己的居所,說不出任何一致格調的風采。它揉和著東方氣氛、西方氣息、拉丁情調、現代感、鄉村味、復古風。它是家人親友手印留駐的天地。

開啟家裡三車庫的自動捲門,進入眼簾的三面牆上,貼滿三個兒子十幾年親手製作的手工藝品和畫作。蒼白的牆壁,是一塊誠實的歷史看板。它身上有孩子五歲的自畫像;萬盛節、感恩節、聖誕節、中國新年、情人節、復活節、母親節、父親節期的手工或畫作;秋、冬、春、夏季主題的創作;教會主日學和夏令營的勞作;藝術課程的圖畫;和幼童軍的野營手工藝品。每一份裝飾品都是孩子們創作的結晶,也是兒子們在歲月書頁裡,存留的色彩手稿。

瀏覽著家庭廳的七片牆壁,是家人與親人美藝傑作的美術館,亦是家庭故事的歷史迴廊。三人座沙發後方牆上掛著,淡色木鑲框20 X 30吋放大日落夕照。它是先生用Nikon單眼相機捕捉下來的媚影。那年居住印地安那州,我們從印城啟程,驅車往北方,一路玩到威斯康辛州最北端半島一隅,夕陽落在密西根湖上,正跳著最後一支天鵝湖舞曲。它記錄著二十年前,小倆口行旅腳蹤裡所覓見的一片燦爛餘輝。它流露出我們心靈共同擁抱的自然美景。那也是我們即將暫時告別二人世界,最後一次逍遙遊的攝影手跡。

有一小片牆上,掛了一幅鑲金邊雕花框16 X 10吋的油畫,背景是蒼鬱茂綠樹影,一個男孩與一個女孩挨坐在墨綠色涼椅上,二人正全神貫注的埋首閱讀。這幅油畫是居住花園州(新澤西州)的二姑畫作。那個滯悶的夏日午後,她瞥見兒女倚坐後院大樹下讀書的場景,便用油彩一筆筆,將那段風景勾勒下來。數年前,全家首次飛到東岸探望二姑一家。看見她掛在家中裱框的幾幅油畫創作,便開口問著,能不能送我們一幅帶回西岸留念?她爽快的答應了。我看上這幅油畫是姪子姪女坐在自家後花園,遊憩書海的神韻。它是我們拜訪遠方親人行跡的紀念品,並勾勒著悸動自己情懷的主題,也是親人舞動彩筆,繪出家庭故事的手稿。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