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遺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譚德儀



午後,半大不小的雨,淅瀝嘩啦的下個不停。接小福放學後,遞給他一把小傘,自己撐著一把藍白相間的大傘,二人一前一後,如母鴨帶小鴨,從辦公室門口,經過學校餐廳,繞過操場,越過斑馬線,沿著人行道,轉入住宅區小巷弄裡。遠遠瞥見自己停在路邊的車子,我迫不急待的往前疾行,欲竄入車內,趕緊開車回家。

「媽!你看!路上有一個皮包!」我聽見小福在背後喚著,心裡猛蹦了三下,腦裡同時快速閃現了幾個訊息。我轉身往回走,小福把躺在地上被淋溼的皮包拾起,拿給我看。那是一個女用黑色長方形亮面皮包,款式新穎,還配搭著銀色心形釦子。我拿著它,心裡自忖著,唉呀!怎麼在這個溼漉漉的時刻碰到事情?不知道皮包的主人現在是否已發現東西掉了?她會不會立刻回來找東西?怎麼辦?要讓它留駐原地?把它交到警察局?將它送到學校辦公室?把它送回主人家?

「媽媽,怎麼辦?」小福用著急的眼神望著我。

「我不知道阿?!」我內裡有幾個聲音爭先恐後的發表意見。環顧四下,未見任何人或車的影兒。「我們把它放回原位好不好?」我邊說邊吩咐小兒把它放回溼淋淋的地上。

追溯路不拾遺的精神典故,出自中國後晉張昭遠編寫《舊唐書》。唐朝時,一個作買賣的人,途經河北,不小心把心愛的衣服丟了。他走了幾十里路後才發覺,心裡難過,有人勸慰他說,「不要緊,我們河北境內是路不拾遺,你回頭一定可以找著。」那人半信半疑,心想,這有可能嗎?轉而又想,找找也無妨。於是趕回去,果然找到失去的衣服。因此,後人常以路不拾遺,來形容社會風氣良好。



路不拾遺?

當我們轉身欲離去時,突然思及自己過往曾掉過皮包,連帶裡面所有證件與金錢也遺失了,當時心中多麼切望有人撿到後,可以送到警察局,讓失物得以歸回原主,但至今它的下落一直不明。我停佇在雨中,低頭望著孩子,對他說,「請快點把它撿回來,如果它被路人撿走,未能回到主人的手中,那個主人一定會感到很難受的。」

當孩子再度拾起之際,我們已從事不關己的山谷,往為陌生人效力的山坡上邁進,要替皮包尋覓回家的路徑。

我讓兒子把皮包展開,找尋駕照上的地址,或許可以考慮親自把它送回主人家。皮包裡面整整齊齊的插放了二排,十幾張各式各樣的信用卡和駕照。我們抽出駕照,凝視女主人的面貌,她有一頭金褐色篷鬆的長髮。我掃瞄著她的姓名(Rhonda Evans)和地址,並發現那個地址離此處有一段距離。我內心開始又掙扎交戰著該怎麼做,可以物歸原主。

我揣測著平日放學時分,這條巷弄內驛動的車流,有絕大部份是接送孩子上下學的家長。於是,我們帶著它上車,往學校的方向駛去,想先把它拿到學校辦公室,替它尋根,或許學校可以從學籍記錄中,查出它是否歸屬某學生家長。

因著下雨天,學校外面已堵了二排車陣,我們的車子正好塞在斑馬線前,動彈不得。雨珠仍不斷的拍打在四圍的車窗上,好似天外不斷飛來鏗鏘有聲的探問……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