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野營記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譚德儀



去年,適逢春假時節,早在前一年,我已預付了野營場地沙漠熱泉露營區(Desert Hot Spring Campground) 的費用,要帶全家人露營。家中七歲的福兒對野營興緻高昂,二個青少年哥哥卻意興闌珊,我與先生夾扯在其中,那幅景象就像一隻年輕力壯的小馬,扯著二匹老馬,猛往前衝;而老馬背後卻拖迤著二隻八風吹不動的大水牛。

臨行前,上網搜尋當地氣象報告,電腦螢幕上預報了當天會有風,之後數日氣溫會節節上升。我也未再多想,只顧著計畫每天三餐菜單、採購食品、準備烹調用具、換洗衣物、寢具、露營用品等,零零星星、拉拉雜雜的塞滿了八人座旅行車內所有大大小小的空間。

第一天午後,驅車從城市駛往沙漠地帶,下了高速公路交流道,放眼遠望,有一片黃沙綿延至天際。當車子慢慢轉向沙漠的心臟地帶,前方地平線上,焚風施展出一副張牙舞爪的面貌,狂野的對著蒼茫大地揮霍手中魔棒,掀撩起一大片沙網,把穹蒼罩在她迷濛的沙霧裡。

車子顫抖著穿梭飛沙陣中,終於顛顛簸簸、恍恍惚惚的找到了熱泉野營地。車中的幾個青少年緊盯窗外的景緻,一片空空曠曠的荒郊野外,被狂風沙頻頻肆虐,像一塊千瘡百孔的破布,可怖的飄搖在無垠的荒漠上。他們的撲克臉上,早已打滿了問號加驚嘆號。兩個大兒子們從車後座,發著連環炮怨道:媽!妳千萬別開玩笑了吧!妳瞧,誰會大老遠跑到這種鬼地方來過夜啊?妳看哪,這偌大的營地裡,找不到一個人影。媽!妳到底有沒有搞錯呢?我們才不要睡在帳棚裡……。

我一邊聽著車外黃沙滾滾的咆嘯聲,一邊聽著車內青少年們怒氣騰騰的呼嘯聲,真像個四面受敵的小卒,簡直無處可以躲避亂箭圍攻。我幾乎想要舉白旗投降之際,小兒子卻說,我想要露營,我要睡帳棚啊!我試問營區管理員,能不能退錢?她說,抱歉,決不退錢。因著我們多帶了一個老大的美國同學泰勒,營區還向我們追加了一倍的露營費用。

春風變臉後的氣勢,灼灼逼人,把我原本帶全家出門野營的熱情,已完全吹得全身打哆嗦。你不禁要問,這豈不是個天大失敗的旅遊計劃?天氣如此惡劣,使得所有的野外活動:搭營帳、三餐炊事、與大自然相處……都變得更艱澀與困頓。那個景觀,令人想到莎翁在《李爾王》中寫到,這樣咆哮的風號,人的天性受得了這許多苦難和驚慌?

狂風不停的仰天大笑,她不斷的在一邊興風作浪,先生沉穩的與我跟大風較勁,費力把第一個營帳搭好,接著幫我把所有的烹調用具、保冷箱、一一搬出車外。我一邊整頓著炊事擺設,一邊看著先生催促著那三張掛著馬臉的男生,領著他們一步一步的把帳棚架起來,帶著他們繞著營帳的四圍加釘固定。我一邊親眼見識著沙漠春風抓狂的惡行惡狀,亦更深刻的看見了,在險象環生的時刻,先生自然展現出剛強堅毅的父親形象,更突顯他的堅忍不拔,像巨浪裡一艘船,承載著幾個騷動不安的男子,一起乘風破浪。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