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指責到諒解:一個信仰衝突的故事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黃彥琳



前言:若干年前,一個久未謀面的老朋友從台灣來,告訴我們他親身遭遇的信仰故事。我以小說形式呈現出來,為了朋友的隱私,人物的背景與姓氏已稍做更改。



故事發生在十幾年前。

他在美國苦讀五年,終於完成博士學業「衣錦還鄉」。

為了是否回國工作,他著實有一番掙扎,最後決定順從家鄉老父的意思,打包回台灣。

年近七十的老父阿財伯知道唯一的兒子要回國留在身邊「不遠遊」,高興得不得了。兒子還沒回來,已興沖沖備好豐富的牲果,準備帶著他去廟裡謝神還願。

鄉下地方不大,「阿德仔學成歸國」的消息馬上傳遍「林氏宗親」,阿財伯又成了當地人人欽羨的對象。說「又」,是因為早在30年前,不知是水土因素還是怎麼的,當地的「林氏宗親」一窩蜂總生女娃,只有阿財嫂「一舉得男」,叫宗親們又妒又羨。阿財伯當時開心極了,對其他宗親說:「我免驚(台語:不怕)了 ,我這房祖先牌位的香火不會斷了!」

阿德終於回國了,父子倆卻意外爆發一場「大戰」!

原來,阿德不肯隨老父進廟上香;唯一的兒子阿德,喝了洋墨水,成了基督徒!

「你怎麼可以背叛祖先!?」阿財伯說得老淚縱橫﹕「我們林家祖先的牌位香火,以後由誰來繼承呢!?」

「爸爸,不要這麼說!」阿德向老父跪下,祈求諒解:「我還是您的兒子,我每年還是會去掃墓,我也會一輩子孝敬您!」

「那不可能了!」阿財伯又傷心又氣憤的搖頭,說:「我百年後,你會拈香燒金紙給我嗎?如果早知道你去了美國會信基督教,我寧可你不要去留學!」

父子倆的「信仰情結」,把父子關係弄擰了。阿財伯一度不肯開口跟阿德說話,阿德則日夜為父子關係向神禱告,求神幫助他取得父親諒解,並想盡辦法討好老父,譬如周末回老家陪他、買他愛吃的食物、送他禮物、帶他出國旅遊……,阿財伯雖感到欣慰,心裡還是覺得萬分「遺憾」,無法真正釋懷。

「阿德不能拿香拜祖先」的耳語,像野火,在「林氏宗親」間慢慢傳開,聽到的宗親無不三分驚嘆、三分惋惜和四分「幸災樂禍」!

終於,那天來了。

阿德的祖父祭日,所有宗親齊聚一堂,準備向先人拈香祭拜。阿德是長孫,這種場合他非到不可,宗親們心知肚明阿德已成了基督徒,都等著看待會兒祭拜時,他們這對信仰大不同的父子會上演什麼「精彩好戲」!

阿德出門前,向全備的天父迫切禱告,他對神說:「神啊!求你加添我力量,賜給我智慧,讓我在眾人面前不至出醜、讓你蒙羞,並能為你作見證!」

到了祠堂,阿德站在阿財伯的身邊;宗親們以輩份輪流上前拈香祭拜。

叔公們拈過香,輪到阿公的六個兒子了。只見阿公在世時最寵愛的「屘叔」趿拉著鞋,嚼著滿口檳榔,一副吊兒郎當的走上前,抓起一把香,拜也沒拜,也不好好插,就對著香爐撒下去!態度十分傲慢。

眾人都看見了,包括阿德和父親。阿德不知哪來的智慧,輕聲對父親說:「爸爸,您寧可在世時,看見兒子好好孝敬您?還是希望像這樣,百年之後接受子女不敬的一把香?」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