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感恩節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黃彥琳



旅美二十年,而十六年前的那個感恩節令我畢生難忘——因為那一年發生了兩件「化險為夷」的事,讓我和當時尚未認識主的外子一起經歷了神,並同時受洗成為基督徒。



恐怖的車禍

1993年的8月7日,外子在連續為工作忙了幾個週末後,終得空閒,那天一早起床發現晴空萬里,當下決定開車載我去西維吉尼亞州的Harpers Ferry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玩。當時我懷著老大,挺著七個月的大肚子興沖沖出門,在南北戰爭的歷史古蹟東走西逛,不覺有點累了,再加上忽然下了場掃興的驟雨,外子和我決定打道回府。

車子沿著country road往回家的方向開,窗外細雨霏霏,狹窄的公路兩旁都是連綿不見盡頭的高聳樹林。在經過連續兩個S形急轉彎時,外子駕駛的車突然失控,往對向車道衝過去!我眼睜睜的看著前方有輛小貨車正迎面而來,車子說時遲那時快,忽然來個180度大轉彎,整輛車子瞬間變成車尾拖著往前衝,因為看不到前頭,只能無助地等著下一秒撞上來車或路邊大樹……那短短的幾秒感覺相當恐怖,我閉上雙眼在心裡呼求:「上帝!救命啊!」

不可思議地,車子停住了。

車子穩穩當當的插上兩棵大樹中間隆起來的土丘——因剛剛下了場雨,那土丘是軟的,車子衝上去時沒有造成太大的撞擊力,也沒有磨損底盤。

差點和我們相撞的小貨車趕緊在路邊停下,從車上跑下來一個壯漢,他關心的問我們有沒有受傷?需不需要幫忙?我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謝過他後爬出車外,這才驚奇的發現,路邊密密麻麻站成一排的樹,就只有車子衝上去的地方有那麼一塊土丘!是什麼樣的「奇蹟」,讓我們失控的車不偏不倚撞上那堆鬆軟的土丘,人車都毫髮無傷?



胎兒臍帶異常

也大約是那個時候,我懷孕七個月依婦產科醫生指示,去照超音波。

躺在診療檯上,露出圓滾滾的肚皮讓技術人員用儀器偵測。但奇怪的是,別人照十分鐘就解決了,我卻折騰了兩個小時還「沒完沒了」,技術人員竟告訴我﹕「胎兒動來動去看不到內臟器官,兩週後再來吧!」

兩週後我回到老地方,沒想到這回在診療檯上躺更久。只見好幾個穿白袍的醫療技術人員在我身邊進進出出,低聲交談,我開始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時,終於有人來到我面前宣判結果。

那人面色凝重,卻故意裝著一派輕鬆地說﹕「正常胎兒的臍帶應該有三條血管,妳肚子裡的寶寶經反覆檢驗,確定只有兩條。」

「上次妳來時,我們記錄了胎兒內臟器官的大小,今天我們做了測量比較,」他倒抽一口氣,說:「情況看起來還不錯,這兩週胎兒的內臟還繼續成長,沒有萎縮現象……」

他們還告訴我,臍帶少一條血管的胎兒有50%造成內臟器官畸形。雖然他們告訴我,胎兒的成長正常,叫我不必擔心,我的心情卻從此開始七上八下。娃娃尚未落地,就像不到時候,氣象預報不見得準一樣——我儘往壞處想:如果,「萬一」呢?
下一頁...